重要的东西

  小影一直梦想有一枚钻戒,很大很大的。虽说她已经结婚了,但是佐送给自己的小戒指实在不起眼。朋友聚会她都会把戒指偷偷摘下藏起来,以免自己成为他们的朝笑对象。
  佐事业有成,所以在自己生日那天,如自己所愿,他满足了她。
  “哇,小影,你的钻戒好漂亮,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颗啊?”她的朋友小丽羡慕的说。小丽比小影大两岁,但却一直单身,没有男友,几次相亲都因为种种原因而夭折了。她与小影有着同样的愿望。一枚很大很漂亮的钻戒。
  “小影,佐对你可真好哇,下个月我们来比比,看看谁的更漂亮,我老公也准备给我买一颗,和你同款吧。”朋友小何说。小何是一个好强、嫉妒心特别强的人。总爱与人攀比,从不想输任何一点给别人。
  “要是我有这么大一颗的钻戒,一定可以换很多很多的蛋糕,很多很多薯条鸡翅。还有还有,不知可以买多少漂亮的衣服。”小静是个典型的吃货,总是吃个不停,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那走火入魔的食欲。从前因为这个原因偷过东西。正因如此,在许多人心中,她给扣上了‘吃货小偷’的称号。
  钻戒让小影一下子觉得身份高贵了很多。什么人都比不上自己,只要自己晃晃手指,所有人都将灰溜溜的从自己面前逃走。自己就是女王,自己是最幸福的那个,从前遮遮掩掩、怕这怕那的日子将永远的与自己绝别。迎来的是无限美好的、让人充满动力、快乐的未来。
  渐渐的,不管干什么都离不开那枚钻戒;吃饭时她总会留一只眼睛盯着那枚钻戒,就好像如果放松警惕它就会长出翅膀飞走似的。有时睡觉,半夜会突然惊醒,迅速的摸摸手中的钻戒,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然后一夜都不在入眠。她的生命好像全依托在了这枚小小的钻戒上,没有它,自己也就不存在似的。她认为这是生命的最终意义。
  但,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天小丽、小何及小静来自已家聚会,四个人都喝醉了酒,见她们几乎都走不了路了,小影想将她们留下,但是她们还是三个人肩并肩回去了。
  快要入睡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摸了的自己的手指,光溜溜的,没有那枚钻戒。小影瞬间‘精神’了。她从床上坐起身,将十根手指来来回回看了几遍,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实。她感到自己什么也没有了,自己的世界崩塌了,没有了色彩。
  “一定是小丽,她一直对我说她也想要一枚与我一样大的钻戒,一定是因为她一直没能实现这个愿望,所以特地将我灌醉,然后拿了我的钻戒。来我家聚会就是她提议的。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小影愤愤的想。
  她马上打电话质问,但是,小丽一口否定自己没有拿。
  “那就是小何,她原本就是一个爱嫉妒的人,上次她说要与我比一比,一直没有在提,说不定她就是拿了我的钻戒,然后说是她老公送给她的。难怪刚刚她执意要回去。”
  同样,小何对天起誓说自己从没有这样想过。
  “肯定是小静,她本来就有前科,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直想不通她今天怎么不吃什么东西,说什么要改掉这毛病,原来是一直盯着我的钻戒不放。好深的心机啊。”
  并不是如此,小静哭着说她没有这样做。
  上楼的声音,佐工作一定回来了。
  小影猛的一惊,心中恍然大悟想:“一定是他,上次他就把一个女的带到家里来,说什么是一个重要客户。早就怀疑,绝对是他偷偷的拿了自己的钻戒,然后送给那个女的了。这几天总是那么晚回来就是直接证据。”想着对着刚进房门的佐大声说:“佐,你是不是把我的钻戒交给那个狐狸精了。”
  “什么狐狸精?”
  “别给我装,明天我们就离婚。”小影说着冲出自己的房门。径直向门口走去。离门那一刹那,一束光刺进了自己的眼晴。那枚钻戒就躺在客厅的桌子上……

三十六岁还单身的女人,除了眼角的鱼尾纹,还能剩下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01

我更用力了,床上的、我身体下的女人,眼睛闭得更紧了。很快,这女人就高潮了,她想要亲我,我却躲开了她的嘴,她想要抱我,我却直立起背,最后,她只有把头侧一边,手抓着床单,喘气,呻吟。我猛的停止了动作,说:“张姐,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啊,啊?”

“我说,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向前一挺,又说了一遍。

“你,你,你啊……”

不得不说:三十多岁的女人,性欲真强,单单只是今天,我和她已经做了三次了。不一会儿,她睡着了。可是,她的手和脚像八爪鱼一样,还缠在我的身上,这,让我有些不舒服了。我向侧面挪了挪,终于摆脱了她的束缚。是时候去洗澡了,我都可以闻到身上的味道,那女人亲我时,留下唾液的味道——恶心吧啦的。

半温的水冲在我的身体上,很舒服。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肌,心想:就快了,只要把那枚戒指弄到手,我就再也不用委屈自己的身体了。就躺在外面,全身精光的女人,她有两件重要的东西,第一件就是我,第二件是那枚戒指。其实,我想说,我不是东西,因为这句话,听起来,像自己骂自己。不过,事实确实如此,我确实不是东西,为了骗到那枚戒指,我假装爱上这个女人。那天,张三拍桌子瞪眼地告诉我,如果我能弄到这个女人的戒指,他愿意给我100万。

100万,100万啊!这么多钱,都可以让鬼到了黑天不去吓唬人,而去推磨,磨黄豆了,更何况是人呢?再说,只是骗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大龄单身的女人,这太简单了。

02

“张姐,我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吗?”约会几次后,我单刀直入。正在低头喝汤的张姐,手突然定住了,然后肩膀抖了几下。显然,我的表白和她嘴里的汤,把她呛住了。她咳了几下后,才抬起头,用手扶住餐桌,红着眼睛问我:“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说着,我把手,伸了过去。我的手,绕过杯碟,慢慢地抓住她的手。我开始,抚摸着她的手,还有她手指上的戒指,“做我女朋友吧!”

“啊——”张姐惊呼一声,把手硬生生地抽了回去,她搓着戒指,低下头。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心里一惊,难道她知道,我是为了那枚戒指?这,要怎么办呢?

“你爱我什么呢?”张姐又抬起头来。

是啊,我爱她什么呢?眼角的皱纹?略微下垂的乳房?还是,我从小缺少母爱?

“我爱你的成熟,你像我的姐姐!”我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谎言。

“真的吗?”张姐,脸上忽然荡漾起红晕来。愚蠢的女人啊!我这句话,说给鬼,鬼都不会信,她却信了。

“真的……”

03

我抱着赤身裸体的张姐,胳膊不经意地压住她没有戴戒指的手,说:“亲爱的,把你漂亮的手,给我看看呗!”我说得尽量自然,生怕引起她的怀疑。“好啊,你看呗!”三十多岁的老女人,竟然在我的怀里撒起了娇,这让我的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她把手伸了过来,我握住,仔细看了起来那枚套在手指上的戒指。

戒指,很普通,很普通。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环,上面没有镶嵌一颗名贵的石头,甚至连花纹都没雕刻,如果非要说它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比其他的同类型的戒指要宽上不少。这,破烂玩意能值一百万?我有点怀疑了,为了不让女人产生怀疑,我并没有多看,而是抓住她的手,翻身亲了过去……

04

“张三,如果我搞到那枚戒指,你会给我100万对不对?”我借着买烟的空子,给张三去了一个电话。

“对对,至少给你100万!”

“那好,我会搞定,哈哈……”电话那边张三好像还在说着什么,我完全听不下去了,挂了电话就上楼去了。

05

“亲爱的,这枚戒指对你很重要吗?”我假装无意抓起张姐的手,摸着那枚戒指。

“啊——”这女人,马上抽回了手,好像我的手是烧红的钳子一样。看来,这女人很在意这戒指,看来这戒指一定很值钱。

“怎么了吗,不会是你前任男朋友送你的吧?”我低下头,说得尽量很委屈。“没,没有,你别瞎想,这个戒指是怎么回事,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张姐说着,就过来抱我了。看来,我假装吃醋的战术成功了。我才不会在意那戒指是怎么回事,我只想拥有它。

06

“先生,现金还是刷卡?”珠宝行的小妞儿,笑得比她手里那枚钻戒还灿烂。

“刷卡吧!”我的手和声音都有些颤抖,这枚钻戒价值9万多,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如果那个女人不肯把那枚戒指换下来,就麻烦了。

07

“亲爱的,送你一个礼物。”我把手里的钻戒捧了过去。

“啊,啊,啊——”不知道为啥,这女人这么爱叫。此时,她捧着戒指,又叫了起来,她的眼睛红了,声音哽咽了,“这,这是给我的吗?”

我点了点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