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三 第13章 遥远的辽雷草原 若星汉天空下 今何在

“看来这家伙也不是一无事处吧!”优克心里对罗瑞又多了一点点改观。

……圣骑士终于回到了俄拉倍德,同时也传出了毕斯麦再次下野和国王决心与魔族议和的消息。惊恐的人群认为这是个好的主意,只要魔族不北上依亚,他们可以暂时放弃和精灵的同盟。
而骑士开始愈发的封闭自己,他把自己关在那套盔甲中,锁进城堡地下的最深处,极少再有人能与他交谈。
一个传言从精灵之森来到了俄拉倍德,骑士在精灵之森期间已经把灵魂献给了魔王,现在圣骑士那盔甲下的,是一张魔鬼的面孔。这一切可以解释为什么十几万联军的溃败和国王被迫与魔族议和。
而骑士只是默默的呆在自己的城堡里,不辩解,不说话。所有试图抗议与魔军议和决定的人都被国王的军队投入了大狱,阿华依骑士解释说这是为了维护圣骑士的权威。于是黑暗冷酷的圣骑士更加被民间传说为恶魔的化身了。
“我要离开了……”这天,百亚这样说着。女孩静静坐在圣骑士殿外广场的阳光下,望着远方。
“为什么?”里德惊讶的问。
“象我这样的一个魔族呆在骑士的身边,不正成为圣骑士将灵魂献给魔王的证据么。不论骑士现在心里想着什么,我不想看到他因此而受责难。我也无法面对任一个族的失败,不论是骑士的民族,还是我的。”“可是这也是个秘密,你化装的很好,没有人看出来。”“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不是么?”里德怔怔的看着百亚:“也许,你是对的。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最后的命运是什么。骑士他也许预感到了,什么正来临。”百亚离开了俄拉培德城,来到当年她初遇康德的那个小村庄外的树林中。在当年她还是个小女孩时曾坐过的木桩上,默默坐了很久很久。村民们看见这个美丽而沉静的银色少女,惊疑的以为是天使降临。
然而再没有人来牵她的手。 ……这一天,魔军终于进入了精灵之森。
精灵的使者向魔军提出了放下武器通过精灵之森的要求。但一路血战过来的魔族绝不肯放下手中的刀,华优冰其斯驱逐了使者,说只要精灵族不出现在魔军的视野中,魔军不会与精灵开战。事实上,魔军也害怕陷入从林的混战,毕竟现在的魔族是为了生存而远征而不是霸业。
为防精灵族利用树林的伏击和把魔族诱入森林后包围,华优冰其斯命令魔军在森林外扎营,先派出的一万人在精灵之森中开出一道宽三里的空白地带,等道路贯通后才一举通过。这样虽然减去了行军困难和陷入埋伏战的危险,却大大减慢了行进的速度。过去了两个月,道路才开出两百里,还不到精灵之森直径的五分之一。
工程进度慢的原因是精灵之森的草木不同于普通大地的木种,它们生长的极为迅速,今天刚砍平,第二天立刻又长满了,地下的树根盘根错节,无法除去,而火烧斧砍都不能让它们停止生长。
华优冰其斯向抓来的森林边缘人族居民询问,发现是因为森林中央的女神镜湖据说有使万物复苏的灵力,而湖边的十二棵巨树则是精灵之森万木之祖,生机的源头,巨树不死,森林是永远也毁不去的。听了这话,华优冰其斯开始沉思了。
毁坏巨树无疑将与精灵族开战,那是比开不出道路更不应发生的事,但是这样下去,也许只有成分散队形钻过迷宫一般的森林一途了,一旦精灵族中途进攻,那将致全族于毁灭,这个险是华优冰其斯决不敢冒的。
这魔族大将夜不能眠,登上高台,望着那几百里外的神木影子长长叹息。
……“看啊,飞龙军!”神木梢上,观望哨喊着。
顿时精灵族惊动起来,战士驾数百巨鸟腾空而起,护住神木盘旋。
只见高空中一只飞龙骄捷而下,独自落入巨鸟阵中,在无数箭尖的瞄准下,路华美亚面露高傲笑意,在鸟群中呼啸穿过,甩开众精灵羽骑手穿入森林,呼啦啦巨鸟群也随追穿下,地面又有许多巨翼升空,呼华美亚驾烈娇在羽翼与树梢穿行,连一片树叶也不碰下,满天翻飞的羽骑竟阻不住她。
一声龙嘶,路华美亚跳上最高神木“天老”的中部巨枝,那枝早被铺上木板,如一条宽敞大道。在迎来的众多箭手逼对下,她笑着走向树间的大平台,那是精灵族最高长老议事之地。
“请问各位,到底如何才能在精灵之森中开出一条路来呢?”没有闲话,路华美亚向惊愕的众长老微微笑着。
“万物皆有生命,精灵族轻易不动一根草木,你们这样大砍树木,林中早充满怨气,再这样下去,大地之神必怒,你们还是停手吧!”一个长老说。
路华美亚不是来辩论的,她把目光投向了那唯一还坐着的,最年长的老人,近三百岁的贤者古拉安迪。
古拉安迪慢慢的开腔:“精灵之森有大地之灵为强大的源头,是不可能开出荒地来的,这件事情,我们帮不了你们了。”“大地之灵?依德尔族也是信仰大地的,只不过我们的大地是强悍的男性神,而你们大地却是女神,我们的大地不仅养育众灵,还有孕育风、火和热血,我们的神劈开高山,划出大河。依德尔人不喜欢乞求别人的帮助,我们相信自己开拓的力量,你们不帮助,我们也有办法开出通道,只不过,我想知道,有没有比填平女神镜湖,砍倒十二神木更简便一些的方法。”长老全部惊愤而起,路华美亚按剑而立,笑容依旧,烈娇扇起的狂风鼓动着她的长发。
古拉安迪长叹一声:“我们崇敬开山造河的力量,但有些东西失去了无法再复回,象是枯干的树木,象是失去的生命,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这是精灵们的信条,我们不想去剥夺别人的生命,但是若有人想毁去精灵们的生命之源,那么精灵们的血也是会燃烧的。”路华美亚叹了一口气,她嘲笑那些刚才面容失色的人,却敬重眼前这位老人。
“那么,长老是否可许诺,魔族通过森林之时,精灵族决不攻击,退开百里之外。如果这样,依德尔人也决不去去再砍倒一棵大树。”古拉安迪点点头:“正该如此。这是我族的承诺。”精灵族最高贤者发话,是精灵族以名誉做得保证。路华美亚深鞠一躬,退出木屋,上飞龙而去。
……得知与魔族相约的事,风索兰曼愤怒的拔剑砍入大树,呼喊着:“我们放魔族进入辽雷草原,将来魔族生息养成,精灵之森必遭火焚啊。”他找到他的同伴克鲁武,寒莫,还有自己的妹妹索华娅,商议着冒死偷袭魔族。
……云迪在沼泽深处,点起火种,烤煮着野菌来维生。她体内的生灵,竟然数月悄无生息,以至她都有些怀疑之前的一切都是高烧时的幻觉。这有着魔神力量的婴孩,为何比正常的婴儿还要成长缓慢?但这天在梦中,她终于又听到了它的声音。
“我睡了很久……好安静啊……我能感到自己的形体了……她长得很慢……也许……要几年才能长大,我要好好塑造自己,我要把自己塑成和妈妈一样,是世上最美丽的人。”“你能看见我?”“我在梦中看见的……”“傻孩子……梦中的怎么能当真呢?你真得要那么久才出世?”“要长得快也可以……但是,会伤害妈妈的身体的……而且,顾不上调整形体,生出来就不知是美是丑了。”“在森林里很危险,你还是快些长吧……相貌的美丑,并不是最重要的啊。”婴儿不再说话,那之后,云迪开始能感到腹中的灼热感了,同时她的饭量也增大了,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寻找蘑菇和沼泽中的小鱼中了,好在这里是精灵之森灵气汇集之地,菇类小鱼野果都极有营养滋补,所以那生灵越长越快,云迪只是觉得疲累,却还没有消瘦。
但那魔灵显然还觉得这样不足,云迪常在梦中,觉得自己在吸收整个周边的生气,一觉醒来,周围的草叶都枯黄了。
但是魔灵的加快生长,也使在林中的罗恩重新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那一天。
“妈妈我读完了你带的那本卷轴,那上面的故事我很多不明白。”“你太小了,等你出生长大,很多事才能懂。”“什么是魔王?什么是封……”云迪沉默了好久。可是那魔婴已经在她的记忆中搜索到了一切。
“……,妈妈,你在害怕我么?你想找到封的魔法来封存我么?”“我……”云迪知道对于内心的生灵,自己是透明的,“是的……我曾经想过……”“为什么不想了呢?”“因为我不想失去你。”“把我封起来,就会失去我么?我不明白。”“你不能理解被封存的痛苦。”“我已经被封了无数年了,我并不觉得痛苦。”“那是因为你没有记忆,没有尝到过欢乐。”“什么是欢乐……”“欢乐就是……”云迪望着黑暗的穹顶,眼光象是已看见了天上的星座,“就是当你一回忆起来的时候,就会……”“就会哭吗?你的眼泪落下来了。妈妈一生中最欢乐的时候是什么?”“这个……等你长大了再告诉你。”云迪羞红了脸说。
“妈妈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是怎么样的?”“小孩子哪那么多为什么,烦不烦!睡觉去!”云迪终于还是和所有母亲没有区别,哪怕这个婴儿有点太聪明。
“好的,”魔婴听话的说,“等我找到了封的秘密,我就告诉妈妈。”“为什么要告诉我!”云迪惊问着。
可魔婴不再说话,他又陷入沉睡了。
“当我知道了封的秘密,我真得会封存他么?”这个问题,云迪在心中问了自己一万遍。
……魔军放弃了开辟大路,而向密密层层的森林开始进军了。
这对魔战士们来说是一次苦不堪言的进军。他们宁愿从十万军队中冲杀过去,也不愿牵着马走在藤蔓从生沼泽密布的从林里。尽管有前锋在不停的开拓道路,但对于八万来人那太慢了,大部分人还是不得不从在密林间穿行,枝叶密的看不见周围的人,只能听见哗哗的树叶响。为了不使士兵掉队,魔军每过一阵都吹响一次号角。这号角声悠长的响在魔境森林中,打破了这里几百年来长久的宁静。
如果是个急性子的人,做为前锋他不得不用他的战刀与一些硬木顽藤搏斗,而且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无取胜的希望。周围一片啪啪砍树的声音,然而进展太慢了。如果非常心痛自己的刀,没有想到过精灵之森的老疙塔树藤们这么硬,而且盘根错节,很多地方让你恨不得自己是一条蛇。
害怕森林起火烧着全军,华优冰其斯连夜晚也禁止点燃火把。好在魔族有在黑暗中炯炯有神的双眼。但黑夜中各类怪兽的出没明显多了起来,有时一晚上传来上百起被怪兽咬伤的报告。这固然有康德那些地堡的功劳,如果这个圣骑士的计划能够成功,魔兽被控制在人族的手中,可以想象现在魔军会有多狼狈。
可是是谁破坏了魔堡,毁去了圣骑士的计划呢?魔军们默默的忍受着,不顾一切的向前。在黑夜里他们唱起歌,四下呼应,远远听来,就象森林中的妖灵在合唱。
毕竟,辽雷草原,那个梦想之地。那个不惜一切代价要归去的地方,阳光下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就在这森林的后面。
……然而,梦想有时候比想象中遥远的多。当你以为胜利就在眼前,往往就忽略了脚下正在松动的土地。
那一夜。
疲惫的魔军正休息着。魔族的哨兵警惕的扫视着四周,黑夜对他们来说比白天更能看清事物,一切移动的东西都难以逃过他们的眼睛。
这个晚上似乎起了一些风。但缺乏从林战斗经验的魔军哨兵没有注意到这点。
华优冰其斯忽然醒了过来。事实上这段日子他睡得都极少,他只想把这魔族仅剩的近八万人带到辽雷草原,然后好好倒在草地上哪怕就此长睡不起。
他是那样的期待以至于一进入梦中,他就看见了那大草原,洒满阳光,没有仇敌,可以无尽的奔跑。
可今天他却莫名的醒了。没有任何的惊扰,一切都那么安静。
他忽然警觉,就是因为太安静了。
这个时候,就在几里外,一个魔哨兵正被一只箭射中了咽候!他们纵然有黑暗中闪亮的眼睛,却也无法看到在风中披着伪装衣随着枝叶摇动而移动的精灵战士们。
但精灵们的目的并不是用箭杀死几个魔族士兵,将他们解决了外围的哨兵,迅速切入内线,一时间地面和树梢都是闪动的身体。风越发的急了,枝叶狂摇。在连营中心的华优冰其斯感觉到了这风的异样,准备喝令士兵起身警戒。就在这时,他看见从林中什么闪了一下。
那是火箭。
……事实上精灵之森的树木并不容易燃烧,但是有谁比精灵族更熟悉他们的领地呢?这些火箭上附有特制的油剂,在射到树干上后便爆出一大团火光,顿时整棵树便变成了一个大火把。随着从林中四面八方火箭象流星雨一样的射来。魔军很快的陷入了惊慌之中。
这样一支军队,在面对百万亡灵军时没有慌乱过,在初出地面面对雪山早已列阵好的人族庞大军团时没有慌乱过,然而现在,就在离最后的目的地只有一步的时候却慌乱了。魔军们愤怒的吼着,挥舞着刀剑,却无法找到敌人的所在。当他们向火箭来处射去弩箭时,精灵们却早已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这些精灵射手在树梢间行走如履平地,他们不射魔军只把火焰播洒到四方。方圆几十里迅速的燃成了一个大火带。
“向风的方向冲,逆风冲出去!”华优冰其斯大喊着。
可这不是用刀剑就可以冲开的战阵,魔军的面前是密密层层的树木。而且精灵族早已推算好了天气,他们为这一天准备已久。魔军们没跑几步,面前就似乎出现了一道树墙。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些天那个方向后层的树木有着异常迅速的生长,那是精灵们偷偷洒下了催生的药水。大队的魔军被阻在了树墙下,他们狂怒的砍着那些巨大的树木和长藤。但是树墙的背后,密集的箭雨射来。而树墙上的上方落下了无数的毒虫。他们的脚下,魔藤不知何时长了出来,将魔人一个个拉倒在地。就算有挤过重重树墙的魔军,也被大多数死在了树间的机关陷阱中。偶有冲到树阵外的,却只听到四面传来的嘲笑声,他们连敌人还没有看清在哪就被乱箭攒射而死。
华优冰其斯站在中心,四面是火光与喊声。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到过害怕,甚至有一丝绝望。当年在地下,被地下涌出的几十万亡灵军偷袭时,他镇定无比,那样的自信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那时他面对的是无生命的枯骨,而现在,他却要与伟大的自然作战,与无数年来长成的巨大森林作战;那时有几百万的族人与他同在,有勇猛的齐格扎里特,沉智的杨特克里达与他同在,可是现在,他独自站在混乱的中心,魔军们等待着指挥,他却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魔族毁在这场大火中,我怎么对得起战死的齐格扎里特和杨特克里达,怎么对得起魔王卡奇云德?怎么对得起跟随我们一同出征却倒在了路上的数百万人?”华优冰其斯终于明白了他恐惧的来源。从来魔族好勇嗜血,战斗中讲求不惜生命,纵然全部战死,也要毁灭敌人。可是现在,求生的欲望却贯注在他们的心灵,在离故乡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在最接近梦想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那么渴望生存,渴望活着亲吻故乡草地的那个时刻。也正是因为全军被这急切的心情所笼罩,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冒险,以精灵族会遵守信誉为赌,抢越精灵之森。
然而最坏的情况终于来临了,精灵族发起了进攻。这并非是预想不到的事。但是相比等上也许是一年也许是遥遥无期的时间从精灵之森中开路或是几乎不存在可能的彻底消灭精灵族,谁也会选择冒险。魔族自从决定重返阳光之土的远征起就一直在冒险,除了冒险他们别无选择,整场远征就是巨大的赌注,可是……竟要输在这最后的时刻吗?不,一瞬的痛苦与犹疑后,战斗的信念重新又回到了华优冰其斯身上。决不会,他决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伟大的依德尔族也决不会就这样灭亡。他拔出剑,发出了怒吼。听见了他的喊声,魔军全部的长吼起来,这声音惊天动地,让正在惊慌中的士兵们明白他们还有着巨大的力量在,在树墙前的士兵们也呐喊起来,更加不顾一切的扑向前去,疯狂的砍伐着那树墙。而精灵族法师们在树墙后施出了魔法,那巨大树干砍伤又开始迅速的复合,毒气毒虫如雾的缠绕着他们,许多魔军挥着刀便吐血摔倒了下去。
大军的四周,火带开始合围了。 魔军似乎是在做着徒劳的最后一战。
天空传来龙的长嘶,飞龙军们扬起在天空,他们向精灵族的圣地女神镜湖而去,准备发起复仇式的攻击。谁知道他们回来的时候,还能不能看到自己的族人。
路华美亚在烈娇背上向下喊着:“华优冰其斯,我们会最后胜利的!”她没有再说更多的话,飞龙远逝在天际。
华优冰其斯拔剑冲向树墙,巨树在他的面前倒了下去。看到他亲自上阵,魔军欢呼起来,树后的魔法弓箭向他射来,但他象一头巨兽一样冲上前,把大树推到在地。同时他将巨大的闪电布向树后,一些精灵惊慌的从树从间逃了出来。然而精灵们干脆在树墙间也布起了火网,巨大的火焰腾起在魔军的面前。华优冰其斯和一些高等级的将领大喊着将大树向前推倒,在火墙中压出暂时的狭路,魔军就踏着树干向前涌去,许多魔人掉入了火中,许多人试图直接从火带中冲过,却在火中化为灰烬。
路华美亚从天空回望,黑暗大地上一大片红彤火点,让她想起了当年坎图斯蒂的大火。依德尔人烧毁了自己的地下都城以表示誓不回头的决心。难道这场浩大的远征,以一场火开始,又要以一场火结束吗?黑夜中没有人看到她的眼眶湿润,但她想当明天太阳重新照亮森林的时候,不论看到哪一个结局,她都会忍不住泪水奔流。
……

“噗”几个人影瞬间移动了一下无声无息的隐入树后,树林又陷入一片漆黑。

“朋友现在暂且不管你是不是蓝月帝国的人,现在暗魔族正在附近游荡,大家都不易在这个时候来讨论这个问题。”少军说完紧紧的盯住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看样子还真失忆的可以了,暗魔族全奥蓝星强的种族都不知道。”少军心里这么想可没说出来。(PS:貌似忘了我们的小猪脚是穿越过来知道才有鬼咯)

草原一百里之外的树林。

15分钟后,“轰!”没等我明白过来,眼一黑就没知觉了。

“暗魔族?是什么东东。”

“咦!刚刚明明有火光的难道几天的偷懒连眼力也退步了~悲啊~!”偶偶简直无语了不就几天没练功几小时没见到过活物。

“你不是蓝月帝国的不可能啊,在我们奥蓝星地界国界可是分的很清楚的,我们奥天大陆和蓝月帝国的缓冲带就是前面的翡翠草原啊~!”

“在等下马上就好了。”

“有响动。”营地里少军小声嘀咕一声~!

偷袭都躲不过去了,看来我的浮隐功又退了一大截了,不行在实验室呆的太久也不行,都忘了练功了。

边想边向刚刚有火光的地方走去,以后一定要勤练功了。……….有危险~!隐术的第七感第一时间感觉到危机~~~~还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危机。

“其他人不是在塞论要塞外给冲散了吗?现在只能杀到要塞会合军团了在灭暗魔族了。”少军说道。

“那怎么办退到草原,我们战斗到现在,退到现在还剩下我们这几个人在怎么退只会离奥天越来越远。等到到蓝月帝国不用暗魔,蓝月就出人把我们灭了。”罗瑞粗声粗气的说着。

欢迎加入幽暗小队,少军随便给他们的团队叫上一个名字。在把队员一一介绍给绝舞衣。

“………………”

“哎~!吃饱的感觉真好,也不知道是什么肉真好吃。”偶吃完饭透过树支望着天上的月亮,心里诅咒着莫小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可能还在地球吧~!哎~~一个偷袭就让偶在也见不到你了。想想还是真………………….

就说她说这次一定成功是怎么回事原来注意的很久了大意啊失败。我还在心里YY的想着,她偷袭成功的样子。

地点:龙腾大陆,西院学院,北校区实验楼。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没给你说。其实我们是给暗魔族给逼到这来的。”

“暗魔族在一百年前给我们人族联盟赶到了幽暗大陆,因为百年的平静使我们人族三大帝国慢慢的就给遗忘了,大陆三大帝国关系开始分裂,为了自己的领土等等问题年年开战不断,奥天和蓝月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水羽帝国一直中立和平,矛头始终指向幽暗大陆。所以在人族中有很大的威望。奥天和蓝月之间的战火始终都不会延续到水羽帝国。现在幽暗大陆又开始活动起来,我们奥天大陆是离他们幽暗大陆近的所以现在是背腹受敌啊~!哎~~~~!”少军说完一脸无奈的望着天空。

少军沉默了一会,心道:“这个年轻人看样子武技还在自己之上,但是怎么会给人扔在翡翠草原,看样子好象还是失忆了,嘿嘿赚到了,现在缺的就是人手。“舞衣你好,看你的服饰就不是蓝月帝国的人。你是迷路了吧
~!没关系我带你出去。如果你出去后还不知道你自己将去那里的话,我给你推荐个工作~!”说完面带微笑的望着绝舞衣。

只见一片绿油油的青草树都没有一棵的大草原。一阵无语中…….

经过几天的接触,除也慢了大家把绝舞衣当作是蓝月帝国的一个失忆高手之外。让偶也慢慢知道了奥蓝的局势除了四个大陆之外。还有一个人口很少的种族一直都很神秘因为很少在奥蓝星各处活动。是一个让人容易遗忘种族。有人说那个种族其实是个传说早就不存在了。目前暗魔族的二个军团攻打到了奥天大陆的边塞,塞论要塞。少军是作为佣兵幽暗小队的队长在支援要塞时给暗魔堵在外面的一支小佣兵队。

“约翰的担忧也是对的,暗魔现在对绿色环境越来越熟悉只怕这里真呆不了多久了。”中年紫脸大汉接道。

“ 嘿嘿,舞衣看看这次我一定成功。”莫小繁头也没抬一下的回答到。

“哇~!好痛~!”罗瑞的大嗓门又鬼叫起来。

“终于轮到我说话了吧~!本人绝舞衣不知道你们所说的什么蓝月帝国。”.

“我也是怕那小子只抽烟,忘了侦察的事情啊~!”罗瑞对着这个火暴美女声音也不由的小了下来。

“还好偶可以一个月不用吃饭要不然,哼~莫小繁你就祈祷吧~!前面好象是片树林,还有微弱的火光。哇~终于看到一点希望了。呜~~~。”偶鬼叫一声向前一脚深一脚浅的狂奔而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