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胭脂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荆棘鸟一生只有一次发声机会,一旦出声,则是曲终命绝。这是她的宿命,也是自然规律。荆棘树说不出话,他的职责是等待命定的荆棘鸟栖息于他的枝头,看着她离去。荆棘鸟不愿从命,舍弃了说话的机会,将它让给荆棘树。他们来到人间,化身无常公子与胭脂姑娘,相约白头。世事无常,神仙贪念凡尘,凡物违背自然规律,上天难饶恕。胭脂成为游魂,穿越现代,找到无常的现世,道出了离别。

“你是谁?”靳荣抬头死死盯住眼前的女子。

“您还是没有说出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难道只是让我听您讲悬疑故事?”

“那你呢?你想不想变成无常?”

“我的名字?”

荆棘鸟选择了以身殉歌,换他重生,也给自己重生。

世事无常,神仙贪念凡尘,凡物违背自然规律,上天难饶恕。

在机场门口,靳荣准备上车去片场,身后忽然被一个纸团击中,他转身便看到女子怀里抱着那本旧旧的书。

“我他妈哪有时间帮你看人!还是个女的!”导演大吼一声,这小子竟知道怎么给他找麻烦!

深夜,剧组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女子站在庭院里,皎洁的月光洒下,身姿更添朦胧。

他们来到人间,化身无常公子与 胭脂姑娘,相约白头。

最后我们相隔两间

(一)

荆棘树说不出话,他的职责是等待命定的荆棘鸟栖息于他的枝头,看着她离去。

“扮演无常这个角色,行吗?”

隔天早上是《胭脂叹》的第一场戏,也是第一场大戏,讲的就是主人公无常的出场背景。当靳荣穿着素青长衫踱步出场,迎面走来徐徐一笑的女演员,款款动人,那张素白的脸和那个哑巴女子在此刻竟然重合在一块,让靳荣一下恍惚起来。

荆棘鸟一生只有一次发声机会,一旦出声,则是曲终命绝。这是她的宿命,也是自然规律。

“想好了?想要我做什么?”

“不、不,这不是瞎编的鬼故事!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之所以约您出来,是因为知道您将会是无常的扮演者,所以我想有个不情之请。”

靳荣按了按眉头,这几天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事啊!辩证唯物主义也不能帮他解释半分!

“那个不说话的女生,你们谁看到过?”靳荣突然想起,只要找到那个哑巴女子,说不定就能知道真相!

“因为那段文字消失了之后,上面就留下,你、的、名、字。”

荆棘鸟不愿从命,舍弃了说话的机会,将它让给荆棘树。

“制片那里传来的消息,说是《胭脂叹》可能暂时要搁置一段时间了。那本书的作者,临时想拒拍,怎么也不肯将版权卖给我们了。至于原因,他、、、”

那个女子捧着那本书站在对面亭苑的走廊上,隔得太远,靳荣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清楚,他看到女子对着自己笑,就像是故人久别重逢后的那种喜悦。靳荣再看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准备上前献香,给身后人留下背影。

世事无常,他本应恪守天职,不应留恋凡尘,触犯天规。天庭罚他忘不了情,斩不断绪,则永世锁在无间地狱,不得重生。

果然,女生看到靳荣后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眉宇间还是那么清冷。

“那倒没有哦,我没看到,兴许看的不是正版吧嘻嘻。”

“老白,刚刚,我对面,真的看见了!那姑娘说她叫胭脂,来归还什么信物,哦哦对,是一个手镯,你看。”摊开掌心,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靳荣很是无语,有了这嗓门,场记大爷还要什么喇叭啊!

靳荣神情恍惚,眉头紧锁,这难道都是他的幻觉?可是刚刚内心的刺痛感是那么真实!

几天之后,靳荣在家看剧本消磨时间,这是他今年接下的唯一一部戏,古装大片,阵容强大,关键是剧情丰富,不花点心思根本悟不出其中的点。所以他义无反顾的推下其他的工作,专心致志研究剧本。看着看着,他突然很想见见作者,貌似应该会是一个心思很深沉的人吧。

女子转过身来,怀里抱着的是那本旧旧的书。她轻轻抚摸着泛黄的书皮,然后伸手交给靳荣,眼里透露出一道忧伤。

他越说越激动,开始语无伦次了。

“我只是扮演这个角色,并不等同于变成他。况且现在版权中断,能不能拍成还是个问题。”

“理由呢。”

“你认识《胭脂叹》的作者吗?”靳荣没有急着翻开那本书来看。

“我一直在找您,等您。这个手镯是您送我的第一份礼物,现在物归原主。我走了,以后,就不再等您了。”

最坏不见

“这一个手镯原物归还,从此胭脂便不会再被俗世套住”

女子听闻便深深看了靳荣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靳荣却觉得她的注视,像是带有难以察觉的委婉诉说。

荆棘鸟一生只有一次发声机会,一旦出声,则是曲终命绝。这是她的宿命,也是自然规律。

荆棘鸟不愿从命,舍弃了说话的机会,将它让给荆棘树。

飞机上,靳荣手里拿着一本《唯物主义》的书,几天前的梦,具体细致到让他觉得真实,今天他要进《胭脂叹》的剧组,也许一旦开机,剧情就没得回头。

“跟我有关。”

靳荣不理会导演在一旁絮絮叨叨,陷入深思,看来那天的梦多半是真的了,先不说这是多么荒谬的事!那这个哑巴女子又执意要求自己拍无常这个角色,为什么一定是我呢?那天在机场,难道她是故意的?还有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您今天约我出来是、、、”

“你先跟我说说这个女生是怎么回事,剧组有规矩的你不是不知道。”白导的剧组也是十分严格,因为防止传出不好的绯闻,所以一干不相关人等都得清场。

靳荣想起了那个梦,双眉聚拢在一块。

荆棘胭脂——传言,荆棘鸟曲终命绝,血滴落在地面上,就像打翻的胭脂。

胭脂成为游魂,穿越现代,找到无常的现世,道出了离别。

正当他想再次追问女子的时候,他的经纪人兼助理正风风火火的朝他赶来,阻住了他的再次询问。那男人五米开外就已经喷出他的大鸭嗓门,数落靳荣每次都这么任性,来来回回折腾他的小心脏!

他将她带来了人间,相约白头。

“我想请您推辞出演无常这个角色。”

女子又用上次那种眼神望着他,深不见底。她没有再回答靳荣,而是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无常,还记得我吗?这次来,胭脂是要归还信物的。”自称胭脂的姑娘打开水墨一色的手帕,里面摆放着一个玉墨手镯,镯子上还有胭脂的氤氲。

——BY SUE

当靳荣带着一个女子出现在片场的时候,剧组一干人等,除了好奇,还有八卦。靳荣在片场是出了名的专业严肃,这次破天荒带了陌生女子过来,想必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老靳,你胡说八道什么啊,难不成真的撞见鬼啦!、、、你、、你要不先缓缓,我先拍其他场景。”转身交代场记开始搭景。

迷迷糊糊,眼皮开始变得沉重。下一秒,就进入了梦境。

靳荣被这一拍吓醒了,恍惚过后,看见眼前站着的和刚刚那个自称是胭脂姑娘的只是有点相似,但是却不是她!地上也没有刚刚脱落的衣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