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与富

  富人与穷人之间决定因素都是因为钱。富人用钱享受,穷人为钱奋斗;富人视钱如粪土,穷人视钱如命。
  在节假日最好的选择莫过于远离喧嚣的城市去旅旅行。这是富人的特权,比如徐开华。他是一位身价数千万的富人,这个长假他早早就计划好要到郊外去走走。每天呼吸着混浊的空气,他感受不到一点生机,什么都是死气沉沉的。
  他开着自己的豪车出了城。一出城,为他而回头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就好像女士看到了心爱的钻石,男士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金子。
  “一群乡巴佬!”徐开华骂了一句。并为自己的富有、高贵而得意。车子行驶到了一条凹凸不平的泥路。这与车子显得十分不符,就如同黄金与泥土相混一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车子颠簸得很厉害,整个人都随着车子“跳”起来。重重地撞在车窗上,方向盘上。整个人感到快要散架一般。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快点把路给我修好!”徐开华掏出一大把钞票,对穿得脏兮兮的修路工人说。原来车子行驶到这里,路面被泥石流给封住了。修路工人正急急忙忙地来回将石头、泥土往路边堆放。
  修路工人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人,脸长得方方正正,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他动动头顶的安全帽,对徐开华手中的钞票不屑一顾:“先生。有的事并不是钱能够解决的。如果你不来烦我,我就能用这点时间多搬一块石头,你也就能多节省搬一块石头的时间。”
  “哼。如果把我给惹恼了的话,信不信我马上叫一个施工队来,到时候你就不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徐开华生气地说。
  “没有那个必要了,用不了多久了。”修路工人微笑道。
  “那就快点,我还得在天黑之前赶到目的地呢。”徐开华看了看手表,急躁地催促道。
  “如果要赶时间,那就一起来帮忙吧。”修路工边搬石头边说。
  “要我干?!”徐开华眼神中透露着不敢置信及愤怒:“我这种高贵的人怎么能干这些下贱的活!”说着,走进了车子。
  徐开华听着音乐情不自禁地睡着了。醒来时太阳快落山了,前面的工人虽然还在不停地干活,但是眼前石头还是没少多少。徐开华咬着牙,气势汹汹地来到修路工人面前,指着落日说:“你看看,你看看。太阳都落山了,你不是说很快的吗?现在呢!”
  修路工人依然一脸和善地说:“我早就对你说了,要赶时间的话,就来帮忙。现在我也没办法。你一定肚子饿了吧。那块石头上,有我带来的饭,你可以吃一点。”修路工人指了指不远处石头上的盒饭。
  “谁要吃这种猪吃的东西!”徐开华气呼呼地将盒饭踢的老远。然后郁闷地坐在石头上,从口袋掏出香烟,看着夕阳抽起来。修路工人依然不知疲倦地来回搬着石头。但徐开华每每回头都感到石头没有少过。也许是因为自己太过于心急吧。就好像看着时间过日子,会感到过的非常的缓慢一样。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冷风开始肆虐,这让身处在荒郊野外的徐开华心开始瑟瑟发抖。他本能地垂着头、裹紧大衣、缩着身子。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他的肚子开始咕咕大叫了,他有些后悔把那盒饭打翻,它现在是如此的美味,他舔舔嘴唇。
  “天已经很晚了,我的家就在不远处,喏——”修路工人指着旁边的小路说“往这下去就是。”
  “谁要去你那个破房子啊。”徐开华虽然有这念头,但他还是觉得应该顾及富人的身份。
  “这条路今天是不可能通行了,天这么晚,这种路很危险的,虽然房子是有些破,但是还是能抵御寒风及填饱你的肚子。”
  徐开华犹豫了,他快饿得发疯了,现在他不想要什么山珍海味,只想要一碗能填饱肚子的米饭。他点点头。
  房子还没自己的房间大,而且是木板制成的。厨房、客厅、卧室连为一体。就像一锅大杂烩。徐开华心里感到好笑,从没有想过身价数千万的自已竟然会沦落自此。他将椅子来回擦拭了几次才敢坐下。他在这间小黑屋里,恐惧又多了一层,他一直盯着那个修路工人,仿佛自己一旦放松警惕他就会对自已行不测的行为。着实像一只绵羊盯着一匹狼。
  “吃吧。”修路工人为徐开华下了一碗面,虽然看似十分普通,但对于一个饥饿的人来讲,是香气扑鼻,山珍海味般的诱惑。
  “好吃,好吃。”徐开华忍不住称赞道。
  修路工人的妻子已经过世很久了,留下一对儿女,儿子只有两岁的时候被山里的野狗给咬死了,女儿也在不久之后莫名地失踪了。从此就只有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因为从小不学无术,所以干不了技术活,天生是干粗活的命,但几份工作下来也没有什么积蓄。眼看自己一天天老去,心中更是着急。便接下修路工人这个苦差事。徐开华听完很是感动,答应给他一笔钱让他安度晚年。
  因为只有一张床的关系,好心的修路工人便让徐开华睡在舒服的床上,自己则打地铺。半夜,修路工人悄悄的起身走出屋子,轻轻关上门。然后快速的从小路上去。那辆豪车旁发出一束光……
  “怎么样了?”修路工人问。
  “搞定了。”车子里传出了一个得意的声音。
  随后,车子马达声响起,消失在了这漫漫长夜……

富翁在野外散步时突有便意,他肚子咕噜噜地响,就禁不住想大便。他正四顾周围无厕所,屎冲屁股正心急时,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条田埂处,一个乞丐正蹲在那里拉屎。屎急屁股的富翁忙冲到田埂处,脱下裤子拉起屎来。稀里哗啦一阵后,富翁就拉好了屎,一摸衣兜他就慌了,他自己身上根本未带一张擦屁股的纸。着急的富翁忙问蹲在旁边的乞丐:“喂!朋友,我忘了带卫生纸了,你能借给我一张卫生纸用用吗?”
  乞丐气极败坏地冲着富人大叫:“先生,如果我有卫生纸,那早就拉好屎的我现在还蹲在这里干吗?我也忘了带擦屁股的纸了!”
  两人都忘了带纸,这该怎么办呢?就在他俩正心急火燎地找不到擦屁股纸的时候,忽然跑过来了一条狗,乞丐忙大喊:“小狗,快点跑过来!小狗快过来!”小狗跑到乞丐的旁边。乞丐忙说:“可爱的小狗啊!你看我现在给你拉了一堆丰盛的午餐,如果你肯帮我舔干净了我的屁股,我就把我拉的这堆屎全部无偿的送给你吃。”
  “别喊我为小狗,我这条狗是有名字的,我的名字就叫‘富贵嘴狗’”这位自称为富贵嘴狗的小狗围着乞丐打量了几圈又看了看蹲在不远处的富翁,它就离开了乞丐径直地跑到了富翁的旁边。富翁忙撅着屁股说:“亲爱的富贵嘴狗,快帮我舔干净屁股,只要你帮我舔干净了屁股,我就把我拉的这滩屎全部免费的献给你吃。”
  富贵嘴狗又仔细地打量了几下富翁说:“好,我现在就帮你舔屁股。”
  富贵嘴狗呱呱地帮富翁舔干净了屁股,就埋下头来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富翁拉的屎来。乞丐看狗只顾吃富人的屎,毫无理会自己的意思,他就又着急地冲着狗大叫:“富贵嘴狗啊,你已经舔净了他的屁股,快过来也舔净我的屁股呀!”
  富贵嘴狗抬起头来,它喷着四溅的屎花轻蔑地对乞丐说:“休想!我向来都是只舔富人的屁股,不理穷人的粪污。本小狗生来就长着一张富贵嘴,我只会舔他这种富人的屁股吃他富人拉的屎,从不会舔你这种穷人的屁股吃你穷人拉的屎的!穷酸的叫花子,你还是夹着一屁股屎回家吧!”
  乞丐气愤地问富贵嘴狗:“你怎么知道我是穷人他是富人呢?”
  富贵嘴狗:“我一看你衣衫褴褛蓬头垢颜面黄肌瘦的,就知道你是一个穷人;再看他头亮脸白大腹便便西装革履领带飘飘皮鞋锃亮的,就知道他一定是一个有钱有势的富人。”
  乞丐:“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富人我是穷人,你就嫌贫爱富地拒绝舔我穷人的屁股而舔他富人的屁股吗?难道说他富人拉的屎比我们穷人拉的屎好吗?
  富贵嘴狗:“那当然了,富人屎香,穷人屎臭,我决不会为了贪吃你这堆营养不丰、味道不好的穷屎而帮你这个乞丐舔穷屁股的。”
  乞丐:“为什么在你的狗眼里富人比穷人拉的屎香呢?”
  狗儿不耐烦地冲着穷人大叫:“因为富人比你们穷人有势有钱,所以富人比你们穷人拉的屎就营养美味更香更甜!”
  乞丐:“你以为富人有钱有势就比穷人拉香屎?”
  “富人们常吃些山珍海味美食佳肴,而你们这些穷乞丐天天只能吃一些残羹剩粥霉饭馊菜,常吃好饭就拉好屎,常吃劣饭就拉劣屎,常吃山珍就拉美食,常吃霉食就拉臭屎。由于你们穷人吃的饭一定没有富人吃的饭好,所以你们穷人拉的屎也一定没有富人拉的屎好吃,所以我狗才乐于给富人舔屁股吃其富屎而不乐于给你穷人舔屁股吃你穷屎。”富贵嘴狗说着就又啃了一口富人的“香屎”撒腿跑远了。
  乞丐指着远跑的富贵嘴狗大骂:“难道常吃山珍海味的富人也能给你狗拉出山珍海味吃吗?难道常吃残食馊饭的穷人也能给你狗拉出残食馊饭吃吗?任何人排出的粪便都是其食物经过其消化吸收后排出的残渣垃圾污泻物,富人所吃的美味佳肴的精华都被他消化吸收了,其所拉出的屎并不具有佳肴的美味呀!常吃珍馐佳肴的富翁和常吃粗茶淡饭的乞丐拉出的屎是同样的味道啊。富人拉的屎并非比穷人拉的屎更香更甜更美味,憎贫喜富的狗呀,富贫之粪同样味,你千万不要再因为富人比穷人有钱有势有地位,你就臭势利的认为富人的任何东西都比穷人的东西更好更美更珍贵!”
  粪便不会因富穷,就真的富香穷臭味不同。穷粪臭,富粪香,不是贫富之粪在你狗嘴里的味道不一样,是你涎富嫌贫的势利狗自己的谀富势利的气量不一样。
  富人样样真比穷人好,连屎也比穷人拉得美味可口有味道?富人之屎真比穷人之屎香?富人之屎真比穷人之屎有营养?非也!但凡是粪,不管富贫,皆臭难闻,富人拉的粪并不比穷人拉的粪好吃更甚。本寓言奉劝那些嫌贫爱富的势利狗们,别再用你的“昏目老看富屎美,狗眼总视穷人低”了。有钱有势未必就拉好屎,没钱没势未必就拉差屎。别再以为富人“财大气粗多财富,你就猛舔富屁股”了!莫因富人多财钱,,你就猛把富人舔!千万莫因富人的经济地位,你就势利的认为“富人总是拉美粪,张嘴猛舔富人臀”了。富人纵使常吃美香食,他的屁股也是只能拉臭屎,不能屙美食的。盲崇和迷信富人的势利小人们,你还真以为“富人啥事都比穷人强,连屎也比穷人拉的香”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