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宝霓天 第二十八章 白芍 海青拿天鹅

又怎么了?
我盯着若磐的脸,直觉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却想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怪人。心里道。 我闭上嘴,也一语不发,跟着若磐走下山去。
灰狐狸说得不错,这里的确有个市集,的确很小,也的确什么都有。
除了寻常城镇能看到的卖吃卖穿的小贩,这市集中还有别处见不到的东西。比如比如巨大得像马一样的鹤,说是能载着人飞起来,让苦于修行之人提前享受神仙的滋味;价值万两黄金的大氅,正中处缝着一小片流光溢彩的霓锦,说是穿着修炼可事半功倍;比如一些干瘪的桃核,据说是那是神仙们吃天上的蟠桃扔掉不要的,小小那么一颗,也价值千金……我和灰狐狸在店铺里转着,看得眼花缭乱。
灰狐狸没有食言,领着我和若磐走了一圈之后,她带我们在一处小店坐下,豪气地跟店主人说要二十张油饼,再包五十张带走。
“这么多。”我吃惊地看她。
灰狐狸嘿嘿地笑,指指若磐:“阿墨食量可大呢,再说这雨也不知何时能停,爷爷总不好日日出来买。”
我无语。
未几,店主人笑眯眯地将油饼送来,灰狐狸往他手上丢过一大串钱。店主人数了数,笑得脸上开花,灰狐狸又他端个火盆来给我烘烤衣服,他也一口答应,马上送了来。
我借机向店主人问起这市集的事。
店主人听我们说是第一次到浮山,热络地说了起来。这市集可谓浮山上的一大名声,有许多修为高深的商贩常年奔走四海,搜罗来无数奇珍出售。我们刚才看的那些东西,不论价钱高低,来买的人可不少,如果天气不那么恶劣,我们连店门也挤不进去。
听他这么说,我了然,这浮山果然有些意思。
“早知如此,我等就将神君子螭那凡体运出来卖了,反正他也用不着。”灰狐狸在我耳边嘀咕道。
我忍俊不禁。 吃过了油饼,我们几个离开小摊,又一把兴致地逛起来。
“阿墨真能吃。”灰狐狸肚子鼓得圆圆,两只眼睛却抱怨地看若磐:“这么多油饼,一下就吃光了。”
若磐瞥他一眼。
灰狐狸假装吃一惊,像个小童一样缩头小跑地躲到我身旁,细声细气地嚷嚷:“天狗瞪人呢,怕怕!”
我被她闹得好笑,看向若磐,却见那冰霜一样的脸似乎不那么冷了,轮廓柔和了许多。
路过一处布摊的时候,我见那些料子不错,心中一动,就向灰狐狸借了些钱。
“若磐喜欢什么颜色?”我转头问若磐。
若磐看着我,眼睛里泛着金色的神采,似迟疑,片刻,指指边上一匹:“白。”
“爷爷也要。”灰狐狸在旁边撅起嘴。
“好。”我笑眯眯地说,又挑了几样,抱着布心满意足地走开。
午后的人似乎多了些,有两三家小铺已经走不进去了。灰狐狸满面不快,一边退出门口一边嘟哝。
我正想宽慰几句,这时,忽然觉得有人在看我。
我猛然回头,却见来来往往的都是路人,无人向这边注目。
错觉么。我疑惑地再看看,随着灰狐狸和若磐走开。
“到底是浮山,我在外面淋了受了几日暴雨,到这里才得些清静!”前面,两个人边走边聊着,看样子,似乎也是刚来到,身上沾着雨水。
“可不是,中原许多地方都发了洪灾,朝廷也不见个动静。”一人摇头道。
“朝廷?朝廷被郑王搅得翻天呢,哪管什么洪灾。” “郑王?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天裂前,雷火击中了京城北海王府,把北海王烧死了!”
这话传入耳中,我一怔,和灰狐狸相视一眼,继续跟着听他们讲下去。
“北海王?就是那个今上宠得不得了的三子?”
“就是他。北海王和郑王争位之事你可听过?北海王一死,郑王就立刻动作起来,联合了一干重臣,调起京畿军队逼宫。”
“今上呢?”
“今上病重,已被郑王软禁了。那郑王也够狠,朝中与北海王有牵扯的人都被郑王杀了,就连左相,女儿还没嫁给北海王,也被灭了门。”
“啧啧,可真惨……” “确实惨,不过我可听说,北海王没死,是乘着青牛升了天……”
那两人说着,声音渐渐遥远,我的思绪仍停留在方才说到左相的那些话上,脑中似有一瞬空白。
“阿芍。”灰狐狸看看我,有些小心,片刻,她紧走几步追上那两人。
“二位公台留步!”她拦住那二人,满脸堆笑地行礼:“方才闻得二位公台言语提及京城,我家中有亲戚在左相府,故追上来一问。”
那二人对视,面露诧异之色。
“左相府啊,”一人捋着胡子连连摇头:“听说连柴房里打杂的仆役也没放过,你那亲戚,恐怕……”
“这童子,这些事你父母才该知晓,说了你也不明白。”另一人朝灰狐狸挥挥手:“别问了,回去吧。”
说罢,两人摇着头走开了。
灰狐狸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又将目光投向我,片刻,扯起一个笑:“阿芍,嗯……幸好阿芙已经送走了。”
我看着她,想说什么,喉咙却卡着,勉强地点了点头。
送走阿芙的事,是妖男做的。
我落水之后没几天,父亲在府中设宴招待几位朝中大臣。到后苑赏花的时候,一名叫什么大将军的人许是喝多了,看到路过的阿芙,两眼定定地,出了神一般。
父亲向来心思通达,当晚就将阿芙送到了那个大将军的府上。
据说当时阿芙哭哭啼啼,激烈之程度,与第二日见到她那个抚州表兄的欣喜程度相当。只可惜我那时被前生的事搅得失魂落魄,她离开京城的时候,我没有相送,只托妖男把我那些剩余的钱和一封书信给了她。
阿芙以前跟我识过些字。信里,我言简意赅,把自己的心意都告诉了她,让她不要牵挂。据妖男回来说,阿芙和她的表兄乘着车走的时候,那哭声隔着半里路还听得见……
灰狐狸说得对,至少阿芙没事。
我心里安慰着自己,却还是藏着好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回去吧。”一个声音传来,我转头,只见若磐看着我,目光盯着我的脸。
我点头,片刻,随他们朝来时的方向。
回到山林里,又是雷雨如注。好不容易回到宅院,三人已经成了落汤鸡一般。
一番忙乱,我们换上干衣,在庖厨里生起了火,外面已是入夜时分了。
今日着实疲劳,灰狐狸和我说了一会话,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却一点也不想睡,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坐了起来。
市集里买的布被打湿了,还没晾干,做衣服是做不成的。许是思索的太多,脑子又开始阵阵地发胀,我想了想,起身朝隔壁的屋子走去。
夜色沉沉,雨还在噼噼啪啪落个不停。
我在檐下躲闪着,快步走到屋前,推开门。
黑暗中,我听到那呼吸被惊起的声音,忙道:“若磐,是我。”
若磐平静下来,只见那双金色的眼睛在夜色里泛着微弱的光。
片刻,灯亮起来,若磐举着灯盏,讶异地看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若磐,陪我坐坐可好?”
若磐目光清澄,片刻,道:“嗯。”说着,把灯盏放在旁边一张简陋的案台上。
我抿唇笑笑,随他在案台旁的茵席上坐下。
雷声轰轰地传来,我坐定,看看若磐,他也看着我。
我弯弯嘴角,看向面前,灯火晃动,在粗糙的案台面上投下淡淡的影子。
“若磐可有父母?”少顷,我问。 “不知。”若磐道。 我一笑:“你比我好。”
室中一阵沉默,片刻,忽然听若磐说:“他们自有命数,你莫太悲伤。”
我抬眼,若磐看着我,金色的眼睛光泽淡淡。
我摇摇头,浮起一抹苦笑:“我并非悲伤,若磐,就在上个月,我还恨不得我父亲在这世上消失得干干净净,可真到了这时,却一点也不觉得开心。”
一阵凉风带着语气,从门外吹进来,灯火摇曳不停。
“总会过去。”过了会,若磐道。 我望着他平和的眼睛,忽而有些怔忡。
“……总会过去。”许久以前,也曾有人这样看着为种不好宝霓花而沮丧的我,微笑着说过同样的话。
外面的雨声愈发大了,引得思绪渐渐延伸,那冲入水中的身影似乎又在眼前浮起。头愈加地胀痛起来,我忙将两手蜷起拳头,用力地按在额边。身后有些动静传来,我望去,却见若磐变作了巨兽,伏在地上,两只眼睛看着我。
我似乎读懂了他目光中的含义,看看他的背。 若磐耳朵动了动。
心中涌起一阵暖意,我转过身体,向后靠在他的背上。
柔软的触感传来,带着融融的温暖,久违而舒畅,我闭上眼睛,觉得那暖意将自己包围着,能把所有的不快都通通消解。
“若磐,”我睁眼望着头上黑黑的房梁,喃喃道:“无论神或人,无论爱恨,终有一日都会消散,可对?”
雨水被风扫过房顶,哗哗作响。
我等了许久也没听到若磐的回答,困意上涌,只觉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
夜里,我被一阵凶狠的雷鸣惊醒。
屋子里漆黑一片,身上却很暖和,软软的。隔着背,我能听到若磐绵长起伏的呼吸声,似睡得正熟。
心头一阵安定,我唇角不禁扬起,歪着头闭上眼睛。正想继续再睡,忽然,一阵滴答声传入耳中,清晰极了。
是屋漏,我登时醒过神来。
我摸着案台找到灯盏,幸好灯油还有,我将它点着,眼睛被光芒照得眯起。
朝四周的地面看看,只见干干的,没有落水的痕迹。
那嘀嗒声仍然传来,我连忙又走向一旁,把帘子拉开。
着帘子把房屋隔作两间,外间给若磐,内间则拥来放置
我将油灯往里面照了照,子螭的凡体仍好好地躺在床上,胸口却洇湿一片,屋漏的水正好落在了那里。
我一惊,想去叫醒若磐。才转身,又觉得若磐今日也累得很,这点小事,似乎也不必劳动他。
把那身体拖到地面的茵席上就好,雨水且用桶接着,明日再说。
心里打好主意,我把油灯放在一旁,走到床前。
这身体沉得很,所幸的是我还拉得动。我板着他的双臂,发尽全身力气往床下拖,未几,只听一声沉沉的落地之声,那身体终于被我拖了下来。
我看看方位,此处离床太近,须得拖远一些才好。想着,我再用力,把那身体拖向墙边。
“住手……”
雨水滴滴答答地继续落着,看得人心慌,我一边拖着他,一边思索着等会要赶紧拿桶来才是。
“……住手!”一阵猛力突然传来,那身体竟从手中挣落,我险些跌倒。
我睁大眼睛。
只见那身体蜷着,低低地咳了几声,片刻,北海王,不,子螭转过头来,狠狠地瞪我一眼,声音沙哑:“怎这般用力!疼死了!”

“呀!”灰狐狸指着那火光,大惊失色。
“不必担心,”妖男懒懒地说:“子螭是神君,他如今在凡间愿望已了,自然离去。肯留下凡体来给个交代已经不错了。”
我看着地面上,却想起以前句龙说过的一些话来。他说有的神仙托世下凡,忍受不得人间的痛苦,就擅改命律,损坏凡体先死。这般行为对修为是极损的,有的神仙甚至因此被贬为凡人。
不知这火是否在北海王的命数之内,如若不然……
正思考,只听“轰”一声,一道惊雷划过天际。寝殿上的火苗仍旺,我似乎能看到那将要被烧焦的面容。
“即便是凡体,亦有一命,见死不救,岂是修仙之人所为。”我转头,对妖男急道。
妖男一愣,似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我看着他,神色尽可能地显得正气凛然。
妖男扬扬眉毛,片刻,念念有词地再变出一头青牛,让它冲入那火场之中。
未几,浓烟之中,殿顶崩塌开来,青牛驮着一人腾空而来,正是子螭的凡体。我将他检视一番,只见除了脸上有些烟熏之色,别处并无损伤,摸摸鼻子,呼吸还在。
“阿芍不愧的撷英呢!”灰狐狸崇拜地看着我。 我满意地摸摸她的脑袋。
“嘁。”妖男终于忍不住,将灰狐狸和我分别白了一眼。
灰狐狸不捣乱的时候,妖男的腾云之术还是着实不错的。
空中,交织的雷电光飞快掠过,我们在云雾中却立得稳稳当当。或许是因为有了前生的记忆,我对身体悬空已经不再害怕,甚至会盯着地上的大地山河,想着我当年御风凌空的样子。
云蒸雾绕中,视野忽而变得水色茫茫。电闪雷鸣的天空另一头,神奇地出现了一抹霞光,下面出现了一座岛屿矗立的身影,周围环绕着极低的云气,就像浮在海上一样。
“那就是浮山。”妖男道。
“哦!”灰狐狸睁大了眼睛,张望了许久,皱眉道:“何处?爷爷怎看不到?”
妖男瞥她一眼:“两百年的修为离成仙尚早,抓紧!”
风声呼呼刮过,灰狐狸忙抱住了妖男,我忙抱住了灰狐狸。
大雨倾盆而下,像在发泄怨气一样,没完没了。
天空黑得像染了墨,电光频频,与上次天裂时的样子毫无二致。
妖男把我们安置在浮山中的一所宅院里,简单的住下之后,他就不见了踪影。别看这宅院连着庖厨只有三间破旧瓦屋,却还算宽敞,容下我们四五人绰绰有余。
我望着屋檐上哗哗流下的雨水,心里想着天裂的事。比起句龙和子螭,我诞生的年岁短得太多,天裂只经历过一回,却足以让我惊心动魄。已经许多天过去,暴雨如注,一点减缓的架势也没有。脑海里反反复复重现着句龙冲入水中的情景和他竭力朝我呼喊的声音,头又阵阵昏胀起来,我不禁用手紧紧夹住额边。
再这么想下去会疯掉。我叹口气,转身朝旁边的屋子走去。
雨水噼噼啪啪地打在头顶的瓦片上,雷声低吼。光照黯淡的屋子里,子螭,不,北海王静静地躺在里面。
床是茅草木板再铺一张草席搭成的,恐怕子螭无论在天上还是凡间都没睡过这样简陋的东西。我看着那面容,似乎能想象到子螭绷得发青的脸,心情不由大好。
屋子里的光照倏而暗下来,我看向门外,只见一人身影堵在了那里。
我脸上露出微笑,走过去:“回来了?”
若磐头戴斗笠,背上裹着蓑衣,湿淋淋的。
他点点头,一边抖去身上的雨水一边卸下雨具。我帮着他把蓑衣挂好,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湿贴贴的,道:“我去拿巾帕来。”说罢,转身出门。
也许是因为摆脱了子螭的神力,来到浮山的第二天,若磐就醒来了。
我和灰狐狸都很高兴,一方面是因为他到底平安,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真需要帮手。
浮山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普通的法术在这个地方用不了,据说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快成仙的人才能在浮山留下的原因。
这对我们却着实是个大问题。我的法力已经尽失,灰狐狸的法力使不了,在这浮山上,就是两个凡人。若磐的醒来,无异于雪中送炭。
但奇怪的是,若磐的法力虽使得,应付这些生活杂事却笨拙得很,与打斗时的强大判若两人。就如今日屋顶漏水,若磐要修补,也只好像凡人一样提着瓦片上屋顶慢慢修补,结果淋了一身的水。
我取了巾帕,又取了一套晾干的衣物,走回若磐的屋里。才到门口,却忽然见他正脱下上衣,暗光下,上身结实的肌理映着淡淡的轮廓。
脸一热,我踌躇不前。 若磐转过脸来。
“嗯……给你。”我伸手,把巾帕和干衣递出去。 若磐走过来,将那些东西接过。
“我去做饭。”我看他一眼,又转头走开。
虽连日阴雨,幸好庖厨中还存有可用的干柴,我们来到这几日,暂时不必为烧火发愁。我把米洗好,把柴火点燃,塞到在在灶里。柴火噼噼啪啪地烧起细细的火苗,未几,冒出浓浓的烟气。
我被熏得呛了几下,连忙往旁边别开脸。
这时,我被一只有力的手拉起,待回神,若磐已经蹲在了灶前。他把灶膛里的干柴捅了捅,三两下,火就熊熊地燃烧起来,一点黑烟也没有。
他抬头看看我,金色的瞳仁在火光中映得明亮。 “柴火须架起才能烧着。”他说。
我讪然地笑了笑。烧火的活我真不在行,平时都是灰狐狸和若磐做的。
若磐没有说话,片刻,起身坐到一旁的柴草上。
我朝镬盖上碰了碰,一点热气也没有,大概还要烧上许久。看向若磐,他从柴草垛里扯出一段细长的干草叶,慢慢地在指间折叠。我盯着那草叶,只见它在若磐手里编织起来,片刻,竟似乎有了形状。
我觉得很是好奇,不禁凑上前去。 “这是什么?”我问。 “促织。”他说。
我愣了愣,惊讶地看着他:“你会编促织?” 若磐道:“以前在街上看孩童编过。”
我仍然发怔,片刻,点点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对若磐实在说不上了解,就连他是天狗的事还是子螭告诉我的,他醒来之后,我还没有好好跟他谈过。
“若磐,”我想了想,道:“你是天狗?”
若磐编着草促织的手停了停,目光投向我,似带着讶色。 我望着他。
“嗯。”少顷,若磐低声道。 子螭说的果然没错,我眉间舒开。
“你出生在何处?”我问。 若磐埋头继续编着草促织:“不知。” “不知?”
“只知四周是山林。”他说。 我了然,又问:“之后呢?” “之后就出去了。”
“寻句龙?” “嗯。”
我发觉若磐这次醒来,不但再也没有变成兽形,不像过去那样嗜睡,连话语也明显多了许多。我兴致起来,看着若磐:“后来你怎寻到了我?”
若磐将一根草叶绕在指头,淡淡道:“只有你带着句龙的味道。”
我了然,不愧是天狗。
若磐转头,从草垛里又抽出一段长长的草茎,穿过编好的草促织。他将眼睛瞟了瞟我,将草促织递过来。
我一讶:“给我的?” 若磐点点头。
我不禁欣喜地露出笑容,从那大手中接过草促织。仔细看看,编得挺精致,不想若磐竟有这等灵性。心里觉得又神奇又高兴,我忍不住,朝他伸出手去。
若磐金眸盯着我,似一怔。 “乖狗。”我的手落在他的头上,笑眯眯地说。
将近午时的时候,灰狐狸回来了。她把蓑衣脱下,似乎兴奋得很。
“去了何处?”我问。 灰狐狸满面笑容:“去了市集。”
“市集?”我愣了愣:“这海岛上还有市集。”
灰狐狸点点头,两眼发亮:“有呢,虽不十分大,东西可不少。”
我颔首,指指一边案台上的饭食:“饿了吧,来用膳。”
灰狐狸看到那饭食,脸上的神色忽而黯淡。
“阿芍……”她撅着嘴巴,声音里带着撒娇:“我等去市集上吃可好?”
我不解地看她:“为何?”
灰狐狸苦着脸,小声说:“你做的饭食不是盐放得太多就是放得太少……”
“哦?”我微笑地着她,目露凶光。
灰狐狸一惊,忙躲到若磐身后,探出半个脑袋赔笑道:“爷爷想吃油饼。”
我气不打一处来。妖男不在家,我看这一狗一狐实在不是做饭的料,才主动担起庖厨之任,没想到这般苦心到头来竟被嫌弃。
“没钱。”我干脆地说。 “爷爷有。”灰狐狸马上接话。 我面色不善。
灰狐狸哀求地看我:“阿芍,你反正没出去走过,就陪爷爷去一次么……”
我看向若磐,想听听他的意思。
不料,他别着头,一眼也没朝这里瞟。自从方才我摸他的头,他就一直这样不理不睬,像跟我有仇一样。
心里叹口气,我瞪灰狐狸一眼:“稍等。”说罢,把饭菜收好,从墙上取下蓑衣。
雷声在天上噼噼啪啪地响着,暴雨仍然倾盆。
我才走出十几步就后悔了,道路泥泞得简直不是人走的。灰狐狸死拉着我,一个劲保证到了地方我绝不后悔,还说她一定给我找火塘烘干衣服。
我勉强地被她拖着,一步一滑,约走了半个时辰出了山林,忽然,雨在头顶消失了。
诧异地抬头,只见上空,雨水被什么挡住了一样,水花汇成一个穹顶的模样流向四周,煞是壮观。
“爷爷说你必不后悔么。”灰狐狸取下斗笠,笑嘻嘻地说。
我撇撇嘴角,随她顺着山路走下去。山路上到处是□的岩石,有几处难走得很。我正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忽然,一只手伸过来。
抬眼,若磐瞥着我,不发一语。
我把手搭在上面,他的手掌立刻握紧,牵着我朝山下走去。
那手心暖烘烘的,舒服又安定。
我一边走一边偷眼瞄瞄他的侧脸,心里斟酌着,小声道:“若磐,我方才错了。”
若磐转过头来。
我露出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说:“我不该叫你乖狗,我该说多谢才是。”
若磐嘴角动了动,双眸却似乎变得愈加清冷,片刻,面无表情地转开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