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七章

“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病毒?它可以瞬间就发挥作用吗?
恐怕不能,老女人告诉我,它需要注射入体内的细胞,并要有一定的时间充分的反应,然后身体就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清晨的第一缕春风吹拂进来,桌面上,那夫笔记的最后一页被缓缓掀开,里面写道:
莉莉缓缓地转过身来,我清晰地看到那张单纯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一丝女孩的气息,一种狰狞的笑,挂在不经意的嘴角,头发披散着遮住大部分脸庞,双眼完全被隐匿;莉莉暴露的脖颈上,淋漓的血印一路流淌,已经染透前胸。
她在离开我的短短一瞬间之后,就发狂了……

好了同学们,这是我蓄谋已久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将于以往的任何一篇不同,将颠覆我以前写过的所有文章,我保证。
 首先,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下这篇文章的思路,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夜的第七章的一片的文章,不是因为周杰伦(其实和他无关),而是因为我喜欢这个题目《夜的第七章》,再加上有一位好友写了一个夜的第七章的系列文章,又一次激起了对这个题目的兴趣。
  所以接下来我就想怎样的内容将和这个题目吻合,加上刚刚看完《一级恐惧》,所以很自然的想到,还是犯罪题材的电影最能反映这个题目。所以我要找到七部(《一级恐惧》《沉默的羔羊》《非常嫌疑犯》《断头股》《七宗罪》《络城机密》《唐人街》我不想去写那些改编的电影)我看过的而且是犯罪电影的经典来诠释这个题目,我要用一部小说式,当然了你也可以叫它剧本,说白了就是我要用一部电影来讲述七部电影!当然,这部电影是我自己编的,是根据起步电影来编的,我尽量试的这七个小段独立成章,而结构上又是一个整体,我想很难,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Are you ready?
Here we go.
夜的第一章
  额,头好疼,每次醒来,头就像挨过棍子一样,没办法,冲了个凉,我再次硬着头皮来到了办公室,再次面对这那难以进行的侦探小说。
   夏天真热,天花板上的电扇有气无力的转着,我走到窗看着一直在下的雨,诅咒为什么总是这种天气,1963年8月12
日周一,我再一次要浪费这“完美”的一天了,点了之香烟,就在这时我的秘书莉莉进来了,端来了期待已久的咖啡。“亲爱的,你不是已经戒了吗?”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把烟掐灭了,噢,讨厌,没办法,看着窈窕的她走了出去,还是完成我身为侦探小说家的职责吧。
   打字机的声音嗒嗒的声音引领着我进入了小说角色的心理……
夜的第二章
时间:1883年8月12号周一
  “讨厌的天气!英格兰难道天天都在下雨吗?”我的助手花生酱说。
  “不知道苏格兰场的警察们今天发现了什么?”我(艾伦)说。
  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来到了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小镇,警长出来迎接,微笑着“欢迎来到断头谷,(《断头谷》)先生们。”“哦,该死的泥~”花生酱继续抱怨着,“怎么了,又有人被砍断了头”我打趣的说。“哈哈”花生酱再一次爆发了。警长脸色变了,支支吾吾地说“好像是这个样子。”“阿”花生酱想道歉,我伸出手阻止了,“让我们看看现场吧。”
   鱼贯而行,来到一片阴森恐怖的林子里,在远处还以为是农家的稻草人在雨中来回的摇摆,只不过这稻草人是不是太肥了,足有我的2倍大!近处才发现原来是一具尸体,走近一看头完全不知道踪迹,刀口很整齐像是用利剑砍下的,“有趣”我一边说着一边抽起了烟斗,花生酱告诉我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把尸体从树上放了下来,这是我才发现他的胸口上好像用油质写着字,“贪婪”花生酱不接着说。“恩,他是谁”我问警长,“虽然没有头,但从身材来看好像是贪吃鬼汤姆”警长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无误囊囊的说。“好吧,为什么要杀他呢?”我想“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难道说他有仇人,还是别的什么。”“先不管了把他的尸体送到验尸官那再说。”我说。
停尸房
“天哪,我还头一次看见这么胖的人。”当我们走进房间,验尸官说。花生酱刚一踏进房间就立即用他那条丝缎捂住了嘴。“有什么发现吗?”我说。
“恩
~他好像不是因为头被砍断而死的。”
“哦?也就是说,他在被砍头之前已经死了。”
“是的,看他得胃”验尸官把那犹如猪的屁股大的胃拿给我们看,花生酱一看到这血淋淋的“东西”时,跑出去吐了。
“别管他,接着说。”
“他的胃被食物塞的满满的,然后有人狠狠的踢了上去。”(《七宗罪》)
“变态
“是呀,而且我在尸体中发现些东西”验尸官向我展现那些细小的碎片
“什么东西?”我举着装在瓶子里的东西说。
“我怎么会知道,问问这位先生吧”他指着尸体说。
夜的第三章
当当当,好像有人在敲门,我好像太累了,写着写着就睡着了,莉莉走了进来“警长找你。”“我?”点了只烟说,“不能吸烟”又被夺走了,“哦,艾伦,我的老朋友”警长殷勤的说。“什么事?”睡眼惺忪的我说。
“是这样的,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关我屁事”
“好像和你以前的一个案子类似。”
“哦
别提了,我早就不干了,我已经辞职了。”
“哈哈,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大侦探竟然辞职写小说,这一定会让局里的人笑掉大牙的”
我叹了口气,“走吧,既然你已经找上我了。对了,你有烟吗?”
“有呀,给你”“NO!现在别,会让她看见的。”“谁?警长”纳闷地说。
案发现场
  “天哪,简直是灾难。”我说。“是呀,好像有是以前惯犯,作案手法一样,又是一名少女被杀,悲惨的是,她的皮好像被人剥掉了。”(《沉默的羔羊》)我跪在地上仔细的查看尸体,“恩,的确像他干的。”我很确定地说。“如果不看她那破败不堪的尸体,她的确是个美人”警长说。“她是谁?”“据我们了解好像是个妓女。”“呵呵,妓女可买不起夏奈尔的高跟鞋。”“我是说她可能是个高级一点的,你明白我的意思。”“恩,看来政客和富翁们有麻烦了。”“她们这类的妓女好像只和上流社会的人交往。”我说。“看来那个凶手是个有钱人要不就是政客了。”警长胸有成竹的说。“NO
NO,别这么早作决定。”
  雨还在不停的下,终于回到办公室,好像莉莉已经回去了,留下了一块三明治给我当作晚餐。哦,上帝呀,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抽烟了,拿起抽屉里藏的烟,刚一打来准备抽,就看见烟盒里有一张纸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莉莉”“该死的女人!”我诅咒了一句,在椅子上转了N圈,大脑里一片空白,这可怎么办,还是要着头皮皮下去,这是我的爱好,一直以来的爱好,以前因为那个连环杀手购得我终日不得安能,现在辞了职,终于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当成事业了。所以还是继续我们大侦探艾伦和他那可爱的助手花生酱的故事吧。
夜的第四章
 我们的大侦探正在阁楼中拉着小提琴,也许他认为这样可以帮他理清思路,就在这时花生酱跑了进来,“有一位客户想要见你。”“恩,太好了,生意上门了。”话刚落音,一位曼妙的女子走进了办公室,女子慢条斯理的摘下了那顶华贵的帽子,拿出了香烟,“哦,谢谢。”花生酱赶紧拿出了火柴,“不客气。还有什么需要吗”
花生酱笑眯眯的说。“两杯茶,谢谢。”我赶紧把他支开。
“有什么事吗,小姐?”
“是这样的,我想请你调查我的丈夫,亨利博士。”
“恩,关于哪方面的?”
“外遇
”她凑近我低声说。
“恩好吧具体点。”
“他是科学家,确切地说是一名水利专家。”(《唐人街》)
“好吧,把他的照片和其他的资料给我,我会留意的。”
 看着这个尤物迈着模特步走了出去,仿佛小说里发生的情节。
 跟踪是很累的,我和花生酱倒着班的去监视他,一天夜里我跟着他来到了水库,趁着他下了车,我在他的马车轮子下面放了块怀表,这样当他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时间了。
 隔天清晨,我来到水库边上,看着地上压坏得怀表,指针停在了3:05,他好像一晚上都呆在那个鬼地方。
 接着他好像和某个人约好了在公园见面,我和花生酱爬到了屋顶,果然是和一个美女见面,女人的直觉果然厉害。
 我和花生酱借了一架照相机,听说这是大洋彼岸美国人发明的东西,趁着他们那两对鸳鸯划船来到岸边,我假装给花生酱拍照,把他们得个正照,心想下个月的伙食费有了
~~
  一大清早,就见一个女人气冲冲走进了我的办公室,花生酱也没有揽住这头母狮子!“这是什么?”她大声地说。我看着昨天拍的偷情照片说“这是亨利博士偷情的证据,他的妻子委托我监视……等一下,怎么会在你手里?你是?”“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才是亨利的妻子!!我会去法院告你侵害他人隐私的。”“等一下……”我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突然花生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又发生了断头命案。这次好像是亨利博士遇难了。”“什么?”他的妻子差点晕了过去。
“快带我去,夫人……”“莉莉”“好,莉莉夫人这边请。”
现场
“多好的天气呀,一直在下雨”警长再一次和我抱怨这英格兰该死的坏天气。亨利博士被人砍去了头,好像屁股上也少了一块肉,“one
pound fresh no more and no less”花生酱读着地上用血写的字“贪婪”
“他也不是由于头被砍去而死的,是因为失血过多休克而死”法医说。

等一下,这是什么?”我指着桌子上的照片说。“那是我的照片。”莉莉夫人说。“为什么你的眼睛会用血圈了起来呢?”花生酱问。“我怎么知道?”“也许他想让我们看什么?”我走到照片的后面,顺着照片里的角度看去,莉莉夫人也照着做,“那幅画……”“怎么了”我看这墙上的一幅画说。“它挂倒了……”这时警长说:“我们发现了胖子胃里东西是什么了,好像是一种矿石,我在亨利博士的陈列馆里也发现这种矿石,猜我发现了什么,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Lucifer 的饕餮”
夜的第五章
 “阿!”我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好像我杀了一个人,一个少女,还剥下了她的皮…………
   门外仓促的敲门声不绝于耳,“烦人”我再次诅咒着,我慢条斯理的走到门口“谁呀?”“我”。我听出是警长的声音,开了门,警长一头大汗的说“又有一名少女被杀了。”
   我们火速赶到了现场,这个少女的容貌和我梦中的一样,我笑了笑可以回避着那个几乎不可能的念头。
   “上帝,和第一具尸体一样让人恶心。”我捂着鼻子说。“不过,这个这么像梦露呢?”“上一个女孩长得很像丽塔·海华斯”我自言自语到,好像其中有某种联系,一种微妙的关系,我暗暗的想。
   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那些被害者的图片和各种简介,我陷入了沉思。
警长悄悄地进来,说:“有什么思路吗?”
“没,对了你让莉莉给我们准备咖啡吧。看来要昼夜奋战了。”
“什么莉莉,你在说什么?”
“莉莉,就是我的秘书呀,你第一次来时就是她给你开的门呀?”
“你一定疯了,一直你都是一个人。”
  我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匆忙跑进了本以为是莉莉的房间,发现了血衣和用来剥皮的工具!
“难道是……”
警长:“holly shit!”(阿加莎·克里斯蒂《罗杰疑案》)
夜的第六章
  小说继续着:
接着又发生了很多类似的断头案件,我始终理不出头绪,好像是某个疯子想要替天行道,我一边照顾着莉莉夫人,一边继续查案,莉莉好像很善变,一会像个淑女一会又像个恶棍,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新的线索出来了,在亨利博士的胃里发现了少许的盐水,这倒是非常奇怪,因为水库里是淡水,但怎么会有盐水在他的胃中呢?还有他的眼镜,一直下落不明。就在我困惑的时候莉莉夫人邀请我去她家,准备撤销对我干涉隐私的指控,在庭院中一位水塘清洁工向我抱怨:“该死的水藻,为什么它们一遇到海水就疯长呢?”“海水?”“是呀,因为这种热带鱼只能生活在海水里。”我蹲在水池边笑着说:“有钱人就是有一些特别的嗜好。”“可不是嘛”这时,我突然看见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在水底,我不顾裤子走进了水塘,把手伸进淤泥中,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拿了出来,“那不是亨利博士的眼镜吗?”清洁工说。
“哦,我的上帝呀。”
我终于明白了是谁杀了亨利博士,我小心翼翼的去寻找她——那个凶手,一尊雕像砸向了我的头,原来是莉莉夫人,我已经猜到是你了!莉莉咒骂着和我扭打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体完全软了下来。我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可怜的女人。
  在牢房里我又一次看见了莉莉,她好像疯了,一会诅咒着上帝,一会又哭泣着向上帝祈祷。
  “法官赦免了你,因为你好像有精神分裂。不过要在精神病院介绍治疗。”
   “我?我有吗?对了,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我干了些什么?”她可怜兮兮的说,
“我想你都忘记了。”
“是呀,我总是失去时间。”
“哦,对了你这个娘娘腔,要不是因为那个眼镜,你一辈子也找不到我这个上帝的仕徒!”
“你是莉莉吗?”我被眼前这个莉莉吓呆了。
“什么该死的莉莉,我是鲁西!”莉莉的眼神和语气都变了!
“这么说,你承认杀了你的丈夫?”
“丈夫,笑话,它只不过是一只贪婪的臭虫!我在替天行道杀了他和另外的那些人,他们该死!”
“哦,发生什么了,侦探先生。”莉莉又患了一种语气。
“没什么,我只是看见了一个朋友。”
“我只是想说谢谢,只是谢谢。”她哭泣着。
“我走了,注意身体。”我转身走出了牢房。
“对了,我对在法庭上对花生酱所做过的事感到抱歉,他的脖子应该没事了吧。”
“没事了,你放心吧。”我一边走一边想这句话,突然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感觉到了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什么呀,我不记得了。”
“你说对花生酱的脖子感到抱歉?你应该不记得这些事情不是吗?”
“哼哼,好像你察觉到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得了,不是吗?”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什么所味的鲁西,不是吗?”
“嘘,小声点侦探,其实根本就没有所味的莉莉………… 《一级恐惧》
夜的第七章

1963年小巷 8月晴朗
打字机继续推向那接近事实的那一行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
它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的一道忧伤
黑色的墨 染上了安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