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谁说黑社会不买房 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瞬间倾城

奈奈童鞋一向吃苦耐劳。对于如前涨到两块五一张的煎饼深恶痛绝。无奈煎饼摊并没有因为涨价这五毛钱而门庭冷清,她也只能暗自咬被角愤恨,发誓明天早上一定要吃鸡蛋灌饼,眼气死那家不厚道的煎饼摊。
如今她工作的地方远在帝都之南,大片的荒地上坐落几十幢美式乡村小别墅。广告代言人是功夫巨星,一张诚恳的笑脸忽悠来不少买房人。奈奈每天就负责在漫天黄沙中对客人讲解,究竟为啥要买这套房。
销售组组长对勤恳的奈奈并不满意,起因源于奈奈把工装擅自修改,好好一套露大腿的套裙,硬是被她放了边儿,多出了五厘米。一下子从大腿就长到了膝盖。没办法,对于奈奈160的身高来说,五厘米可以掩盖很多事。
奈奈不喜欢戴眼镜。但是她甚是喜欢装文艺女青年,最擅长拿手的就是:最是那一低头的娇羞。很是畅销。
于是介绍男人的顾客比从她手里买房的顾客多,于是水莲花也变成了含羞草。
“又在想什么呢?”组长发威,猛地一嗓子,奈奈差点掉了下巴,激灵一下赶紧站起汇报:“报告组长,我正在想昨天的客户,怎么才能让他买下21号。”
此话最符合小组长的心思,她忍不住再问一句:“那你想到对策没有?”
奈奈兴奋的说:“有,我昨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今天过来。”
“好,21号如果卖出去了,你的奖金是千分之十五。加油!”组长虽然年纪比奈奈小,但是气势上绝对磅礴,为这千分之十五,奈奈也得拼命留下21号,如果他能买,她就可以抄底把股票补仓了。
“那你先把资料拿走,一会儿和小陈把裙子换了。”组长把房子资料放在奈奈面前,还特地叮嘱一下。
“为啥要换裙子?”奈奈睁开差点又会周公的双眼,抑郁的问。
“废话,能赚千分之十五阿,裙子算个屁?”组长说话一向如此简明扼要,奈奈一向敬佩所有在组长手里买房子的客户,也不对,那些人根本看不到组长如此风范,组长在他们面前和波斯猫一样优雅温柔。
21号楼,面积270平米,按照7888元的促销价,总计213万,奈奈至少能拿到三万佣金,这是无数个煎饼的价钱,预计可以吃到三年后。她也可以抄底万恶的中石油努力让自己亏的少一点,所以奈奈很没骨气的答应了,拽着小陈去换裙子。
“奈奈姐,怎么你那么怕组长?丫比你小好几岁呢。”小陈一溜脱到底,把裙子从卫生间的门上甩出去,奈奈接住用身子挡着厕所门板套在腿上,说:“人家年轻貌美,我一个大妈跟她计较什么,更何况当初没她那句话,老总差点不招聘我。”
“你就年纪大了一点,其他都挺好。”小陈拽过奈奈的宽松裙,套在自己腿上。
“你们村都这么夸人啊?”奈奈对小陈的安抚并不买账,笑呵呵的反问回去,这在非常无聊的她们之间是常玩儿的逗闷子。
年纪阿,绝对是奈奈的硬伤。奈奈至今不明白,不就是当了几年家庭妇女吗,至于出来以后三十岁就找不到工作了?这乌泱乌泱的人,不仅抢了青壮年劳动力的饭碗,连她这堂堂弃妇也没饶咯,实在可恶!
等待顾客时,奈奈一直在抓裙子。小陈这家伙居然把裙子改得这么短,稍微动一动,下面连小kk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奈奈的腿还算细长,但是纯棉的宽大三角安全裤简直是对偷窥春光人职业道德的一种侮辱。
于是她一面勉强咧着嘴露着八颗牙齿,一面不停的并拢双腿呈交叉状,端庄的等待顾客的光临。
十五分钟过去了,人还没来。奈奈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组长的目光小刀唰唰分尸了,还是脱骨剔法,骨肉分离各自形成标本。
二十五分钟过去了,人还没来。奈奈牙齿露的更标准了,心底暗自想,不如下份工作找个行政助理吧?就不知道比行政经理年纪大,人家要不要?
在约定好的第四十五分钟后,终于听见挂住倒档踩油门的声音,一辆贼招摇的车几乎斜穿半个广场,直接逼近售楼处稳稳停好。
小陈在奈奈身后,花痴感叹:“这车帅呆了。”
奈奈依然保持最完美的笑容,偷偷撇嘴:“帅啥,被人花了就不帅了,这车多骚包阿,典型上赶着给人家花的,不花都对不起这车。”
“奈奈姐,这是奥迪r8。你识点货,好不好。”小陈被打击以后习惯性反击。
“我管它是r8还是z56呢,只要能买我房就行。”奈奈淡定如常,目光保持杀人于无形状态中。
“奈奈姐……”小陈抗议还没说完,车上已经下来一个人,奈奈笑容满面立刻冲出去,带过身后一阵旋风吹落一地的楼盘资料。
这就是钱的力量,它能让小白弃妇两个眼睛做星星状闪闪发光,真不简单。
雷劲对今天的行程安排很不满意,人民警察一直在找他麻烦,从酒店到pub一直跟着他的行动。兄弟们就在不远处跟着,五分钟一个电话请示要不要上去擂这群不长眼的。
他不想和政府为敌,最近这两年也有收山的意思,只不过最近帝都管理严的很,他从国外回来刚下飞机就被定为第一审查目标,大老远的让警察叔叔跟着甩都甩不掉。
“劲哥,要不我们哥几个上吧,肯定干净利落,专业技术在我们这行还是很重要的,保管连查都查不到。”这个是许瑞阳,雷劲手下性子最急的一个。
“你当警察叔叔今天逗我们哈皮的?你说查不到就查不到?”电话里另一个声音是洪高远,他毕生的目标就是掐死许瑞阳,哪怕手上掐不死,也要在语言上掐死丫的。
雷劲一边听他们俩斗嘴,一边心不在焉的带着警察叔叔转高速路玩,眼看着要到京石高速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昨天老五帮我定那套房子,说几点见面?”
“下午两点,这天天儿太热,让老五自己去,你就不用去了。”许瑞阳和洪高远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关键时刻还问起房子的事。
雷劲嘴角一挑,“自己的房子肯定要自己看,你们一会儿跟老五老七说一声,我买房子去了,都在原地守着吧。”
“劲哥,你还真买房阿?老七宾馆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有一个亚姐冠军妞呢。”许瑞阳开口讨好的笑说。
“告诉老七,下次有点儿品味,亚姐脸都和长猪腰子一样了,他这不是昧良心坑人吗!”雷劲把着方向盘下了京石路,眼看着后面跟上来的两个桑塔纳鬼祟祟随着下了高速,他有意使坏,绕着杜家坎环岛转了四圈,把那两辆车弄得进退不得。
“劲哥,我告诉老七了,他说立马给你换人,丫手上好几个选美的,问你要什么样的。”
“你告诉他我看房子去了,让他歇菜去吧!”雷劲加速冲出弯道,直接开往某郡售楼处。
没等停稳,后面两辆车就赶上来,他终于瞥了一眼反光镜,嘴角上扬,对电话里说:“行了,警察叔叔追尾了,我去买房了。”
电话挂断之前,雷劲看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女人直冲而来,尖尖的下颌在高绾的发髻映衬下能割破他的车窗玻璃,一双黑亮如漆的眼眸更是闪烁着动人心弦的光彩。
雷劲为自己这样的想法很愤怒,妈的,这女人干嘛用看猪肉的眼神儿盯着他,不由他再多想,奈奈已经冲到车旁,拉车门拽了几下都没拽动,看着小胳膊都要拽断的样子,他一把推开车门,钻出驾驶室。
“你想干什么?”他阴冷着脸狠狠的问。
“先生您好,我是亚特兰蒂斯水郡的销售代表,您是预约的那位雷先生吧?您的全程将由我来为您服务。”
“服务?”他有点好笑,想想刚刚自己和许瑞阳说的话,更是歪到七万八千里去。
“是的,服务。我会用最真挚的服务让您满意。”奈奈最不擅长就是察言观色,更不擅长是审时度势。
“我现在需要的“服务”就是你!”雷劲对这个女人粗大的神经无可奈何,只能继续保持狠狠的表情。
“好的,先生跟我走吧,我带您去样板间。”奈奈认真的不得了,小嘴更是喜盈盈的上翘。话说三万奖金已经攥住一角,剩下就是怎么才能让他心甘情愿把奖金全送给她。
雷劲点支烟叼上,瞥了一眼远处来回走动打电话请示的警察,毫不犹豫的跟在奈奈身后,虽然这个女人只到他下颌,但兴奋的情绪已经感染方圆十里,她干嘛贼笑成那样?雷劲摸摸下巴,第一次有女人看见他不害怕,还能谄媚笑个金光乱颤。
心理阴暗的他突然微笑着问:“小姐,你不怕我吗?
“为什么要怕您呢?”奈奈下意识的露出最大的笑容,生怕他为了自己的笑容过小不肯买房。
“我是黑社会的。”雷劲发誓,自己第一次这么招摇。平时许瑞阳拿这个名头骗小女生的时候他都讥笑几个月。
“黑社会就不买房了吗?”奈奈为这个可能性感到震惊,三万块奖金就这么啾的一声的飞走了,太残忍了。
雷劲为她的淡定心表敬佩,为她的职业道德更是五体投地,他悻悻说:“买,啥会都得买房子。”
“这就对了,先生,还是您比较认清当前形势。”奈奈的笑容回归,让雷劲第一次有想勒死自己的举动。
原来黑社会还比不上房子让人害怕,还都他妈的混啥,赶紧解散做房地产商去算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文第二章,觉得有趣的留言,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啊

退休程序正式启动
小奈奈从小被丢过n次。奈奈妈独自拉扯家,分外忙碌,再加上天生迷糊的性格,所以小奈奈总是习惯在陌生人中寻找奈奈妈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段泛黄的记忆,像是张老照片烟熏后的模糊。灰蒙蒙的印象中,小奈奈回头发现不见了妈妈,只能仰头在来回的人群中穿插着寻找。一只只陌生的手,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她飞快地扒拉着大人们的裤腿,寻找着奈奈妈的踪迹。
偶尔会碰见一个好心的人,将她送到广播室,想用大喇叭广播找找奈奈妈。可广播室的阿姨看起来不那么和善,只是瞥了一眼凳子上的奈奈,冷冷的问:“是
不要她们家大人不要她了?”
送来的人尴尬看着烫手山芋似的奈奈,小奈奈则无辜的回看着她们。
她似乎听得懂那个阿姨的意思,所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大声喊一句:“不会的,谁都不会不要我的!”
那回声似乎还在耳边响起,也让奈奈从睡梦中骤然惊醒。她一身冷汗从被窝里爬起来,眼前一片混沌难辨。
从21号搬回家三天了,还是有点难受。总觉得胸口有股热气就那么被生生浇上了一瓢冰冻的凉水,硬梆梆的冻在那里,上不来也下不去。
雷劲那天说完话就穿衣服走了,留下光溜溜的奈奈,和那句无比清晰的,我想和你结婚。
秦奈奈一生被人抛弃两次。一次是丈夫有了新情人,一次是男人莫名其妙说你走吧。
虽然她彼时不想结婚的念头那样强烈,以至于伤害到雷劲可笑的自尊,但迎来这样的结果也是她不曾预料的。
于是,在他的床上,她孤零零的对自己说:“也好。至少这样还不算丢人。至少是我先说不结婚才被人放弃,所以,主动权还在我自己。”
多么无奈的潇洒。奈奈苦笑。
回到小陈那儿的时候发现才不过几天而已,天地已改。昔日两个同事相依生活的地方如今变成了爱的小巢。小小的屋子里,小陈和青梅竹马正在卿卿我我的嬉
闹,却被她开门的声音打断,那一幕温馨前戏就被奈奈活生生打断,尴尬的很。
尴尬的不只他们俩,无意中闯入的奈奈更是不好意思到极点。
于是,在他们的注视下,她只好硬挺起笑脸,说自己要收拾东西和别人私奔去。
如释负重的小陈赶快甩开竹马过来帮忙,看她手脚没地方放的紧张样子,奈奈语重心长的劝说她要好好珍惜那个男人,还说该结婚的时候就去结婚吧,年纪不
小了,也别拖了。
小陈当然不知道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一直随着她的话点头,然后再由不好意思的两个人把她送到出租车上,目送车子离去。
坐在车里的奈奈抱着怀中的东西有点悲从中来,就这么简单,她又再一次失去了自己的窝。
这里不是她的家,21号也不是。
转眼看看,哪里都不是。出租车计价器上的数字不停的蹦,她还是没想到自己要去哪儿。直到司机不耐烦催促了,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出:“朝阳,奥运村
,雅韵阁。”
风驰电掣的车子带动奈奈的思绪,也带动这段时间可笑日子里的一一细节。
雷劲的笑,雷劲的怒,雷劲的无奈,雷劲的…… 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他。
下车后拎着行李箱上楼,搭话的都是老邻居,张大妈,李大爷,都在问,是不是回家来看看奈奈妈。
奈奈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也就低头不吱声。
好不容易躲开打听的邻居,她分外尴尬的站在2101门外按门铃。
当奈奈妈熟悉的声音在内响起时,奈奈才感觉到自己骤起的心跳。
差一点,她以为她不会坚持走到家门。
这里才是她永远的家,奈奈趴在门框上想。
所有的摆设,所有的东西都和她出嫁前一样。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
奈奈在三十一岁这年又找到了奈奈妈,然后就是很没出息的扑在奈奈妈怀里大哭了一场。
许瑞阳盯着电脑,手指夹着烟,态度严肃。洪高远凑上来,拽过他手指上的烟点燃自己的,狠狠吸了一口问:“你们说,劲哥这次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东西都砸了。”老五把手里的文件放在地上,不是他不想用桌子,而是那玩意早已经损毁在雷劲的手中。
无动于衷的许瑞阳依然埋头,慢条斯理的说:“我早说过的,老大会选放手的,你们把打赌的钱都交上来吧!”
老七不以为然:“没到最后别下结论,如果劲哥真能舍得的话他就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还是看好嫂子功力的。”
洪高远非常赞同的点头,被许瑞阳回头怕了脑袋:“点什么点,你以为你恋上了就比我有经验了?”
洪高远咬牙切齿的说:“臭小子,要不是我封刀了,我肯定和你单挑一次。我的脑袋是你随便能打的吗?”
老五和老七不屑看他们俩为老不尊,干脆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摊子上,架都懒得劝,毕竟在每周一次的高发频率下,谁还总能保持最初的劝架激情呢。
没了观众,许瑞阳也觉得没意思,直接鄙视道:“老洪,你脑袋只能那个组长打是吧?你是她劳工阿?”
难得红脸的洪高远突然面红耳赤道:“你,你都看到了?”
“废话,我就纳闷了你那么高的个子怎么会被人心甘情愿打脑袋,现在知道了,个子高和智商高是无关的,所以打的正确。”
洪高远叼上烟得意的睨了一眼许瑞阳,笑着说:“这其中的甜蜜滋味我就不跟你解释了,跟你这样人解释也是白解释,你呀,没长那根神经。”
许瑞阳笑骂道:“你好去死了。你那边没什么敌情消息透露过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至从有了埋伏在嫂子身边的小组长后,这群人的消息非常灵通,并且信号还是双向的,比雷劲还了解各中内幕。
“听说秦奈……,不是,是嫂子最近都没上班,好像请长假了。”洪高远说。
老七在沙发上自在的翘起二郎腿:“这下好,彻底的两败俱伤。”
“到底因为什么?”洪高远谈恋爱后有点远离群组织,所以这边的消息他闭塞的很。
“因为伊丽拿嫂子威胁劲哥,劲哥受了惊吓后就和嫂子说分手了。”老五概括力一向很强。
“瞎扯蛋,咱劲哥会有受惊吓的时候?”洪高远死活不相信雷劲会被伊丽吓到。
许瑞阳转过老板椅,把脸逼近洪高远的鼻尖,猛地诡异一笑:“要不,我绑架你的小组长试试?看你会不会惊吓?”
“去,去,去,没正经的。”洪高远被刺心事,赶紧打岔。
白了他一眼的许瑞阳继续坐回电脑前,忙碌着。
“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老五问。
许瑞阳狠狠吸口烟,把烟头拧在烟灰缸里,无奈道:“劲哥说,要放弃所有的生意,金盆洗手。”
“退休?!”其他几个人全部跳起来。
许瑞阳半天没说话,看大家都惊讶完了才点头说:“退休。”
“靠,那不行,我还有一批货在路上。”洪高远吼道。
“放弃,赔款给对方。”许瑞阳揉着太阳穴说:“让老五拟合同。”
“可是,旭都好像还有和杰森合作的项目没完结。”老七犹豫一下接着问。
“杰森那边劲哥说他去解释,其他的不用我们管。”许瑞阳整理自己的电脑数据,头都不回一下。
“是不是就这么定了?我想要找劲哥确定一下。”老五还算冷静,说。
“我都找不到他,你能找到?”许瑞阳苦笑着问。
许瑞阳是雷劲去美国身边唯一带的人,这么多年也是习惯不离左右,连他都不知道,谁还敢夸口能找到雷劲?绝望的几个人顿时都颓了下来,各自倒在沙发上
发怔。
钱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花费这么多年的心血突然说放弃就放弃难免有点空落落的感觉,这不像是当年在唐人街火拼,说罢手,换个地方重新做起也行。这
次说罢手,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从事自己熟悉的行业了。
对于干了十多年的他们来说多少有点残忍。
“劲哥没逼我们非要和他一起洗手,我是主动愿意放弃的。本来就准备好明年去全球旅行,现在只不过就是提前了一年罢了。至于你们,如果愿意还在旭都也
可以,杰森还是强令要求投机股灾,劲哥准备把旭都属于他的那部分业务交出去,你们也没机会发挥能量了。老五的事务所而很干净,你可以继续做下去,只不过
以后旭都就不是挂名总部了,我们也就都各自散了而已。”许瑞阳的声音里透些许不舍。
“对了,还有老七,你的公司也干净,也可以不用散伙。你们俩个臭小子,当年劲哥死活不让你们重新入行,现在看到好处了吧?年纪轻轻好好做,别像我们
到这个岁数了才搞什么从头再来,简直要了人命。”许瑞阳继续说。
洪高远突然发了狠,咬牙说:“不就这么点事嘛,幸好我他妈的还在那边买了房子,不然连个窝都没有。”
许瑞阳得意的笑:“怎么样,没亏吧?听说嫂子把佣金送给你家女人了?这下你等她养你好了。”
老五站起来说:“别废话,都是兄自家弟,我们的公司肯定有你们的位置,你们随时可以过来分红。”
许瑞阳和洪高远同时回头看他们哥俩,顿了一下,许瑞阳才对他们说:“放松,放松。当年分业务的时候就说好,你们呢各自负责文化公司和事务所,为旭都
提供服务保证。钻石那边是老洪负责,他一向赚的多,下半辈子睡觉什么都不干也够花,你们俩在这儿瞎义气什么,我呢虽然常年待在旭都,没属于自己的主业,
但是劲哥肯定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我饿死,所有还是轮不着你们救济,别乱激动”
老七还想争取,洪高远拍他的肩膀安慰说:“我刚刚跟那个臭小子哭穷呢,谁知道这些年他拿了劲哥多少好处费,赶紧趁散伙能骗点是点儿。”
“你们不要拿我们哥俩当傻子。”老五声音很低,有点动容。
“靠,不拿你们当傻子,难道让你们小的拿我们俩老的当傻子?“洪高远笑骂。
“你们赶快把账目整理清楚,该退回旭都的,在月末整理好退回来,然后各自好自为之吧。”许瑞阳站起来,往门外面推他们哥俩。
无奈的罗家兄弟,只好先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盘,开始着手配合雷劲的退休进程。
“你配合挺好。”许瑞阳望着他们的背影不动声色的说。
“废话,我和你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点默契还能没有?”洪高远到酒柜那里,开了一瓶威士忌,挑了两个杯子,倒好送到许瑞阳面前。
许瑞阳接过,仰头一饮而尽。
“这次伊丽到底什么意思?”洪高远也把酒干尽,再倒上,又是一杯。
“我估计她是准备从杰森那拿到旭都的最高管理权。她以为劲哥退休以后就可以顺利接手旭都的所有业务。估计她没想到,劲哥宁愿把自己的业务都弄砸了也
不给她。”许瑞阳语气还算轻松。
“妈的,这娘们真是认钱不认人,前几天不是还为劲哥死去活来的吗,怎么转眼就露出母蝎子尾巴了?”洪高远喝完酒,顺手砸了酒杯。
“她?在她眼里,钱比什么都重要。别说是劲哥了,她身边那个跟她两年多的男人,还不是当了一次逼劲哥回国的道具?”
“让劲哥掰断胳膊的那个?”洪高远惊异的问。
“嗯,据说是她的情人。”许瑞阳表情突然很奇怪。
“不能理解,这是什么娘们?”洪高远不屑的说。
“也许,她也找到爱她的人了。”许瑞阳总结发言:“你说你们,一个个沾上爱情就傻到痴呆,难道那玩意就那么损伤大脑智力?”
“去,滚一边去!”洪高远朝许瑞阳身上狠狠踹了一脚骂。
“别怪我没说,劲哥说了,刚刚收到劲哥退休信的菲律宾人和波斯顿那帮人都准备过来了。要我们做好准备。”
“他妈的,都把钱交出去了还得挨打,这是什么行规!”洪高远愤愤。
“什么行规?”许瑞阳冷笑,“黑社会行规,别告诉我,你谈两天恋爱连黑社会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了?”许瑞阳笑眯眯的说。
“你小子想在他们来之前热热身是吧?那我奉陪到底。”洪高远卷起袖子,做好架势。
“拉倒吧,就你?小体格儿最近不行了吧,被女人弄虚了吧?”许瑞阳还想说下去,结果洪高远迎面一脚正踹在他身边的凳子上,接着伸手一个大背跨,就这
么硬生生的摔没了声音。
“你他妈的还真摔阿?”许瑞阳躺在地上咳了半天才吼出了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庆祝交稿,发两章,普天同庆。
我终于熬过六天六万字,并且三天修稿十八万字的时候了,太感动了……
话说,此书预计在十二月出版,全国各地都会铺货,我的编辑说了,争取在十一月份就让我看见样书,我对自己的拼劲很诧异,对她的就更加诧异到下巴掉在地上。
另外从明天开始填坑《囚宫》此文大虐宫廷文,和此小白文不是一样的风格,大家喜欢的可以去看!
欢呼…… 放假三天,然后某城开坑新文,至于什么内容,什么情节,望天,还没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