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句小说六篇

生死托付
  
  雨,滴答,滴答,在下。
  清风,摇啊摇,摇开了一坡山花花。
  牛儿甩着尾巴哞哞叫。蛋蛋,妞妞,光着小脚丫。两顶荷叶,一人一把,晃晃悠悠,晶莹剔透的水珠儿,伴着欢笑在山谷飘洒。
  十年后。蛋蛋十九,妞妞十八。一个强健的男子汉,一个出水芙蓉,月色朦胧,村口,槐树下。
  “哥,我不让你走!”妞妞咬着嘴唇,满眼,泪花。
  蛋蛋拉住妞妞的手,心乱如麻:“妹,你等我。参加八路,赶走鬼子,我就回家。”
  多年以后,一位老奶奶,挽着一位瘸腿的将军,走进那个山洼。
  将军,听着老奶奶讲着当年的故事,心中默念:连长,这辈子兄弟没忘你的临终嘱托,好好照顾妞妞,替你回家。(263字)
  
  
  归
  
  新月弯弯,星光点点。他,独自村口徘徊:见爹娘,实在无颜。
  当年,他血气方刚,为了争一个姑娘,一拳将情敌打伤、致残。
  铁窗七年,日子漫长,朝也思,暮也想,只为回家见爹娘……
  “爹,娘,孩子不孝。”他对着村庄,双膝跪地,连磕三个响头,爬起,转身而去,背影苍凉。
  十年后,春日暖阳,百花齐放。一位白手起家的老板,荣归故里,神采飞扬。
  “爹,娘……”空空的老屋里,只有他的声声呼唤,久久回荡。
  乡亲们说:“你爹娘,为了找你,离家多年,不知如今何方?”
  他,直愣愣,一下子瘫软在地上。(230字)
  
  
  修炼
  
  远离了纷扰,远离了家园,他,剃了一个光头,隐居深山。
  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一遍,又一遍。
  一块平坦的崖石上,他,双腿盘坐,肃若枯木,神情寂然。
  “和尚,和尚,睁睁眼,我与你诉诉衷肠,逗乐,游玩……”声音悦耳,一女子,妩媚万千。
  他,心如死灰,了无尘念,闭目,参禅。
  女子不由感叹:“我身为狐,已修炼千年,依然心存杂念,看来高僧已功德圆满!”
  忽听身后樵夫大喝:“原来这么多年,我白白供养一个活死人,真是可怜。”
  转眼,过了五百年:和尚做了水里的一条鱼,樵夫成了一名高官,一位讲经说法的禅师,正是当年的那只狐仙。(251字)
  
  
  戏
  
  他,来自农村。她,出自豪门。二人,同班、同学、又同位。
  他,英俊潇洒,性格沉稳,才情,幽默,学习勤奋;她,小巧玲珑,活泼可爱,清纯靓丽……
  毕业晚会上,他演牛郎,她演织女,一幕排练几遍的“七夕鹊桥会”。
  舞台上,灯光闪烁,音乐凄婉,高潮迭起。
  他迫不及待,冲上台去,握住她的小手,紧紧不放,含情脉脉,忘了台词。她挣脱不掉,又急又气,跺脚、示意。
  台下,顿时观众掌声如雷,尖叫四起。
  “这是哪出戏?……”
  “吻一个,爱就跪下来表白……”
  她,撅起小嘴:看看看,戏演砸了吧?都怨你!
  “怨我?谁让你这么可爱,让我不舍得!”
  她,红霞满面,泪水蓄满双眼,心醉,神迷。
  那个他是我,那个她,是妻。(283字)
  
  
  七年之痒
  
  雨,一直在下。风,一直在刮。午后,她独坐窗前,痴痴傻傻。
  都说闺女是娘的小棉袄,自打离婚,女儿就跟着他。一天,两天,三天……多少个日日夜夜,她心如猫抓。
  她后悔,不该不珍惜以前,珍惜那个温暖的那个家。
  她和他是同学,几年的恋爱步入婚姻的殿堂。生活里的油盐酱醋磨灭了激情,女儿六岁时,莫名其妙,“战争”爆发。
  她说:“跟你过太没意思,离婚。”
  他说:“离就离,谁怕谁。”
  “妈妈。”一声呼唤,女儿站在门前。她搂着女儿,泪水哗哗。
  “你爸呢?”她问女儿。
  “爸爸在楼下,给你买了生日蛋糕和鲜花……”
  又是一个晴日,欢声笑语,幸福的一家。(257字)
  
  
  有情人
  
  夜静。更深。她托腮窗前,愁肠百结,神色黯然。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把你思念?簿情的郎,负心的汉!”她蹙着眉骂了千百遍。
  忆当年:她含春,他多情,比翼双飞,月下花间……
  只道毕业后结婚,怎料匆匆一别,已过三年。而他,杳无音信,又为哪般?
  对面的廉租房内住着一个单身汉。他因抢救火中儿童,立了功,毁了面。
  他背井离乡,到城里捡破烂,只为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看一眼,再看一眼。
  七年后,她嫁人。新郎是个破烂王,身价几百万。
  婚礼上,他动情地说:亲爱的,谢谢你等我这么多年!
  “傻瓜,当初寻你雇了私家侦探,休想逃过本姑娘的法眼?”
  “我丑,你不嫌?”
  “丑?做过整容,更好看!”
  夫妻携手拜高堂,岳父原来是一直帮助自己的大老板。(300字)
  
  
  

图片 1
爱的补偿
  
  风儿轻吻花香,蜂舞蝶翔。周末,公园成了孩子欢乐的海洋。
  “妈,我要溜冰。”轮椅上女儿的话语,如利刺,穿透她的心房。
  “乖,咱等医生安上翅膀!”她悔恨的泪,盈满眼眶。
  经营服装公司倒闭,她失落,痛苦,痴迷赌场。那天她输红眼,把接孩子的事,忘得精光。女儿横穿马路,被卡车撞伤。“我的腿呢?”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她悔青肠子,泪水涤荡病房。
  老公翻墙,还对她恶语中伤。
  风雨凄厉,心落满冰霜。那晚写好遗书,她忽听女儿梦中喊:“妈,快来呀,我们一起飞!”泪水滋生心芽,绿了希望。
  白天她和女儿一起上学,晚上她潜心设计服装。多年后,她在世界服装设计大赛中耀眼闪亮。大学溜冰场,女儿舞姿飞扬。
  夜深,有人敲门,一副穷酸样。
  (298字)
  
  为你画梅
  
  微风吹皱小池塘,碎影舞斜阳。喜鹊双飞,几树梅花粲然绽放。
  他颤抖着手抚摸刚画好的一幅“喜上梅梢”,喃喃自语:“梅儿,花又开了,你在何方?”
  他们曾是美院同学。他常为她画梅花,她常为他画鸳鸯。她写诗,他吟唱。梅苑里,他拥她入怀,爱的呢喃浸满了梅香。
  他说:“今世,我只为你画梅。”
  她说:“此生,我愿做你永远的新娘。”
  后来,家里生意衰败,他被迫中断学业。爹死逼着他娶回城里珠宝商的哑女做了新娘。
  她望断飞雁,任回忆在泪水里失魂,断肠。
  “爷爷,我们回来看你来啦!”六岁的孙子蹦跳着出现在他身旁。
  “啊!我这不是梦吧!”他摘掉老花镜,唯恐这是幻象。
  儿子和儿媳背后,竟站着她,白发童颜,一袭朱红绒底白梅旗袍装。
  (295字)
  
  榆钱饼
  
  小雨淅沥,风寒凉。茅屋内,思绪凝愁昏黄的灯光。
  爹干咳几声,叹息:“还是把翠送走吧,队里不愿分她口粮,剩下那点面,给娘留着做面汤。”
  “她爹,这也是条命啊!”娘抱紧病恹恹的翠,泪,无声地淌。
  翠弱弱地哭:“求恁别扔掉我,等我长大养活爹娘。”
  清晨的炊烟飘出希望。娘给奶奶送面汤,却发现她不知去向。
  爹从村口的水坑里捞出奶奶时,她身体已冰凉。坑边的老榆树,串串榆钱在泪光里闪亮。
  “都怪儿不孝啊,娘!”爹跪抱着奶奶的遗体哭喊,声声断肠。
  娘含泪做的榆钱饼,救了翠,也帮一家人熬过那一段青黄不接的时光。
  半个多世纪的风雨飘摇,榆钱黄了绿,绿了又黄。
  翠携带儿孙从国外返乡,捐资给村里建了养老院,给爷奶修葺祠堂。
  (294字
  
  梨花雪
  
  她漫步梨树林,落花如雪。“枫,救我!”突然跌入井底,她大喊。
  “蝶,你可醒了!”枫惊喜。她睁开眼:白墙,白床单。“我在哪?我的孩子呢?”她凄厉的哭声,震得窗外那株梨树,落花片片。
  他们相恋四年。毕业时,枫说:“咱俩一起回乡、教书、种春天!”她冷笑:“出窝的凤凰,我决不回还。”
  她嫁给爸爸是局长的帆,留城转干。玫瑰花和咖啡,燃烧着她内心里浪漫。
  她怀孕不久,发现帆常和其他女人纠缠。她哭闹,他却逼着她离婚。那天,帆突然说:“今晚,让我们重新开始,老地方见!”咖啡馆,烛光晚餐,她又找回了从前。
  后来,家里离奇失火,他“恰巧”出差。邻居相救,她才幸免于难。
  微风轻拂,梨花雪白,枫和蝶领着孩子们,笑醒了春天。
  (298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