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世了是什么感觉?

图片 1

  陶小力今年已满十五了,长得腰粗背阔,身高已达到178CM,在别人眼里是一美少年,可妈妈骂他是人长志不长,空有一幅好皮囊。
  初中没读完,却转换了好几个学校,每一次都是妈妈求爷爷拜奶奶地找人花钱才转到下一所学校。可读不了十天半月,定会出事,不是陶小力打了同学,就是上课不认真听讲,或者是不做作业,挨老师批评要找家长。一听找家长,陶小力就跑路,一跑路就是一周或者十天半月,害得学校担心老师害怕,妈妈是哭干了眼泪,操尽了心思却也换不来陶小力的体贴与理解。
  她就一个人带着年仅八岁的陶小力,娘俩相依为命。这几年虽然衣食无忧,但是随着儿子长大,感觉他越来越叛逆。娘俩根本无法沟通,心想是不是爸爸的过世对他打击太大,影响了儿子的成长呢?以前千般宠万般爱的陶小力变成了千担心万操心的大淘气,百般的迁就换来的是今天的万分操心,悔之晚矣。昨天老师打来电话要和她交流一下儿子的近况,这还没来得及和儿子会面,老师又打来电话,陶小力下午没来学校,家里没有,爷爷奶奶家没有,这人又跑到哪去了呢?
  每一次为儿子的事要去麻烦老公的前领导、战友们,妈妈颇觉自己的无能又无奈,真想陶小力快快长大,懂事一点,好替她分忧,可如今的状况让她觉得儿子没带好,对不起故去的老公也对不起公婆,漫无目标地寻找,找到太阳躲到山后面了,找到月亮挂在了树梢上,找到星星一个个睡了觉,可她的陶小力还是没有影子,一束强烈的灯光直指她的身体她却看不到,半夜的汽笛声那么刺耳她却听不到,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儿子。她的目标只有一个:找儿子。只听“砰”的一声响,她躺在了马路上,再也不知道要如何找了。
  
  二
  陶小力跑呀跑呀,离开了家的束缚,离开了学校的管教,离开了那些讨厌的书本和教室,蓝天下,草地上,任他撒野,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想要妈妈时时管着自己,也不想呆在教室里听老师念那怎么也念不完的经。更加不想妈妈的新朋友那个刘叔叔来关注自己。
  他想爸爸,爸爸才是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记得爸爸常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好男儿志在四方。从今天起,陶小力要做个好男儿走四方了。
  陶小力哼着:“走四方,路迢迢,水茫茫,前途在何方?”随意坐上一辆公交车到了终点站,没有准备的出走,身上只有几块钱早餐零钱,买了一瓶水,两个面包就花光了。
  天黑了,跑到哪里去呢?陶小力依稀记得河流的下游海滨城市里有爸爸生前的一个好战友在南海舰队当舰长,他要去找他当水兵。
  漫无目的游走在江堤上的陶小力顺着河道一直往下游这么走着。慢慢的一个人也没有了,陶小力的肚子毫不争气的在这个时候“咕咕”叫了起来,吞了吞口水,又向前走,越来越稀少的灯光告诉陶小力,前面的人家也是越来越少了。满腔的斗志却被空空如也的肚腩拉起了后腿,男子汉怎么能怕饿肚皮呢,又咽下几股口水,倔强不服输的个性让陶小力挣扎着奔向前面一丝光亮。
  扑通一声,早已饿得浑身无力脚酸手软的陶小力一头扑倒在一座土砖房前。
  “谁呀?”听到响动的雷爹爹打开房门朝外看了看,没有回音,似乎没有啥,侧耳一听,一声声喘息从地上传来。
  
  三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
  雷爹爹端来一碗荷包蛋面条,望着还在熟睡的陶小力,看着这眉目,似曾相识一般,好帅气的一个小伙子,为何跌倒在自家门口呢?也许是面条的香味打动了熟睡的陶小力,陶小力睁开眼睛看到一大爷站在面前,吓地迅速坐了起来,连忙起身要走,雷爹爹说:“嗬,还霸得蛮呀,吃了面再走吧。”
  陶小力答也不答抬脚就走,谁知此时,那饿瘪了的肚子又发出“咕咕”地叫声,不由得狠狠地揪了自己的头发一下,真不争气。转念一想:“男子汉啥都不怕还怕吃一碗面条嘛,韩信当年能忍受胯下之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吃,吃了有劲再走,等以后有钱再来还情。”这么一想,陶小力便急呼呼端起面条吃了起来。
  “还要不?几天没吃了?”
  “嗯,不麻烦您了,只二餐没吃呢。”
  “两餐没吃就饿成这样子,从不知饿的滋味吧?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呢?”
  “嗯,从上边城里来,想到下游城市去找老爸的战友。”
  “联系好了么?老爸同意了么?”
  “没有呢,我是跑出来的,不想读书哒,老爸——”说到老爸,陶小力的眼睛红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老爸打你了?”
  沉默了好久的陶小力才说:“不是,我八岁那年,老爸抗洪抢险时为了抢救遇洪水的人民牺牲了。”
  “你爸爸叫什么?”
  “我爸爸叫陶大可。”
  雷爹爹没想到眼前这小小少年就是恩人的儿子,难怪这么眼熟,是啦,这不和他爸爸一个模子么?浓眉大眼,阔口直鼻,小小年纪,一股英气逼人,好样的。“我可得好好劝他回家,他妈妈不知有多担心哟。得,先安顿好他,再套出他妈妈的电话来,告诉她让她放心,人在这里。”
  “陶大可,这可是一位大英雄啊,你是他的儿子,你可不要给他抹黑哟。”
  “才不会,我只是不喜欢坐在教室里读书而已,不喜欢那些炫耀有钱的同学,也看不惯有的爸爸开着车来接送他们的儿子,我的爸爸要在,也一定会开车来接送我的。”
  “是啊,哪个爸爸不爱自己的孩子呢?可你跑了,爸爸又不在了,妈妈怎么办?要不,在爷爷这玩两天,想通了,回家去?行不。”
  “不行,这次我也下定决心,要去当兵,我不想读书了。”
  “你这么小,谁敢收呢?当兵也得满十八岁才行。”
  “我不管,我爸爸的战友是首长,讲话算数,他当年和我爸说过我是一块当兵的好料子,要我长大了也当兵。”
  看着眼前这铁塔一般的小伙子,你要不说,谁知他只有十五岁呢。看这小子的态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了,雷爹爹赶紧说:“等会,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准备点路费和吃的带着上路,免得像先前这样饿倒在路边。”
  尽管小力不好意思要钱,但雷爹爹说:“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拿着吧”。小力想自己身上一分钱没有,要出远门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看来雷大爷的情是欠定了,只能以后来还了。想到这里,陶小力窘态一现,露出一股孩子气,脸红着不好意思的接过钱。
  
  四
  揣着雷爹爹给的五百元钱,一包茶盐鸡蛋,一包糯米糕,陶小力出发上路。
  陶小力想到的还是找爸爸以前所在的部队,还有那个最要好当舰长的战友薛叔叔。一定要当兵,最好是到南海的军舰上当水兵,想起爸爸那张穿着白色的海魂衫的照片,帽子上的飘带,小力觉得那才是帅呆了。到海滨城市也有好几百里地,有了钱,那就坐火车去吧。
  雷爹爹送走小力,迅速给当年陶大可抢救出来的小孙子他爹打电话,小孙子他爹是雷爹的小儿子长生,正好在陶小力他家住的那个城市打工。雷爹要小儿子长生无论如何找到陶小力他家,告诉陶妈妈小力的出向。
  长生放下手中活计,马不停蹄地根据雷爹提供的线索寻找开来,先从陶大可工作过的派出所问起,又找到陶小力就读的学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陶小力他娘俩居住的社区,可一打听,人说,小力他妈人在医院,人事不省,大家都在找小力呢?小力他还不知他妈妈被车撞伤了。
  得知这一切情况,长生告知雷爹,雷爹很是着急伤心,和雷大妈商量着:“家里事放下,你去帮忙照料小力他妈吧。人家老公为抢救我们爷孙俩牺牲了,今天他家有难,我们应该帮一把的。”雷大妈二话没说,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来到了医院。
  可怜的女人,躺在病床上,无论是梦里还是醒来时分,雷大妈只听她念叨几个字:“小力,回来。大可,帮我。”雷大妈心想:“要是她男人在,她就不会吃这么多苦头了。”一想到她的男人陶大可,雷大妈就觉得欠了她的,她的男人要不是为了抢救自己的老公和孙子,不至于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孩子,多不容易。
  于是,雷大妈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她。三个月后,女人能坐能说话了,可脑子却糊涂了,逢人只问:“小力么?大可呀?”其他人一概不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自己照料自己还有困难,又怎能照料一个身子不能动弹、吃喝拉撒全得靠人服待的痴呆加瘫痪的病人呢?
  雷大妈与雷爹爹商量着,要不,咱接回家照看吧。雷爹爹一看这架势,还真只有自家才能帮上她。就这样,小力妈妈住到了雷家。
  
  五
  下了火车的陶小力分不清东西南北,海滨城市这么,大人生地不熟,又到哪里去找呢?幸亏爹妈给了他一幅好身板,还不至于让人欺负,也没有人贩子敢打他主意。左打听,右询问,还差点与部队守卫的值岗哨兵打起来,不是人家胸前那杆枪镇住了他,还不知他会闹出哪样来。
  陶小力终于找到了爸爸的战友—-薛叔叔。薛叔叔已经从部队转到地方武装部了,现在是海滨市武装部的政委,已不在部队了。小力非常失望,感到自己空跑了一趟,梦想破灭了。沮丧的他不知要如何办?他可不想回那个小城里去念那没用的书。就连薛叔叔问他家里情况,妈妈还好吗?小力都没有听到,眼泪却已不争气的挂到还没脱孩子气的脸上。
  当薛叔叔递过来一杯水再次询问他时,他才告知了自己私自跑出来的真相,当听到老上级已成为烈士多年,薛政委的心格外的痛。望着这和战友大可一个翻版出来的小子,薛政委心思又回到了当年。
  当年他入伍才二年,是团长大可相中了自己的机智勇敢,枪法好,游泳棒,每次全能赛稳拿第一;一手提拔了自己,后来又跟随陶大哥一起战斗,共同建设打造好一支打响全军的团队,花费了多少心血和汗水。陶大哥转业到地方,自己在部队一直进步都得益于当年陶大哥的知遇之恩。
  看着这个毛头小伙,薛政委陷入了沉思:“当兵年龄还不够,送回去,一个没有爸爸管教的男孩子,嫂子不知吃了多少亏。不管怎样,留下来,带他两年,送他到部队镕炉里锻炼锻炼也是一件好事。”这么一想,决定好了。
  当陶小力得知薛叔叔同意留下他,不知心里有多高兴,虽然暂时不能当兵,但薛叔叔说了,这两的必须听他的话,好好做人做事,就送他去部队。
  清晨,天还蒙蒙亮,薛叔叔就喊小力起床,跑步健身。小力赖在床上实在不想起来,“旅途劳累还没缓过来呢,明天不行吗?”“不行,想当兵就得吃苦,起个早都不行,怎么能当兵”。叔叔坚决不可商量的口吻让小力不得不起来。
  一圈,二圈,十圈,当政委的薛叔叔都轻松地跑完了,可把小力累地上气不接下气,最后二圏还是薛叔叔拖着他跑完的。小力你得记住:“要想当兵,你就得这样坚持。”
  一周,二周,一个月后,小力的奔跑能力明显增强,那肚皮上的赘肉、脸上的婴儿肥都消失得无踪无影了。
  下周起得增练引体向上和单杠旋转,每天每次坚持三十个以上,坚持下去。薛叔叔不停地加任务,小力不停地想打退堂鼓,可每一次被薛叔叔严肃的表情吓得不敢表达出来,原来说读书无聊,谁知天天练这个又苦又累无聊透顶还枯燥无味极了。
  寒来暑往不知不觉近两年了。小力已出落成一个威武彪悍的堂堂汉子。
  小力开始想妈妈,想同学,也不恨那些讨厌的作业和无聊的课堂,甚至于还有点想念了。
  夜里,他梦到了妈妈,妈妈全身白衣,在一处陌生又似曾相识的房子里,怎么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婆婆和妈妈在一起呢?小力听到妈妈在呼唤他,他看到一部飞车朝妈妈压过来,他想拉住妈妈的手,可他怎么也拿不住妈妈的手,“妈妈,妈妈”。从梦靥中惊醒的大力一身大汗,他怎么也睡不着了。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他央求薛叔叔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好消息传来,又到冬季征兵时刻了,薛叔叔看着一身健子肌肉的小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以后得靠自己打拼了。”
  经过各种体检,小力当了消防兵。在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激动地搂着他的薛叔叔,热泪已充盈在男子汉的眼眶里。叔叔,我想告诉妈妈。
  “你安心去部队吧,好好表现,争取立个功再向妈妈报喜吧”。此时的薛政委心里酸楚莫名,不敢告诉小力,懵懂的孩子,因为你的莽撞,因为你的出走,妈妈为了找你出了车祸已瘫痪二年了,全仗好心的雷大妈在照看着。
  
  六
  某消防武警支队的训练场上,汗流浃背的小力在进行攀爬高楼训练,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做得一丝不苟,队长身体力行,亲自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一身汗,一身泥,一身水。不管风吹雨打,日晒夜露,坚持训练,一个个晒得象座黑铁塔。
  来部队近三月了,闹了好久情绪的小力才适用消防战士这个称呼。他的理想是当一名水兵,或者是自己也喜欢的那种出勤率非常高的武警部队,能带枪出勤的那种警察也不错;谁知,却当了一名天天拿个喷水枪,而且基本就没有射击擒拿等一些训练项目。天天搞身体素质训练,最可笑的是身穿厚重的消防衣,扛着个煤气罐跑来跑去,笨狗熊一样,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队长说:男子汉,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行行出状元郎。小力可不想当一个只会喷水枪玩的状元郎。差一点又想逃避的他,在支队长和薛叔叔的反复劝说下才安下心来,接受事实。

8年过去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及对女儿的拳拳之爱依然存活在女儿的内心深处,我至今都无法去触碰父亲的话题,不敢打开思绪的闸们,每当父亲节的时候,我总是回避,父亲的忌日,永远都在我心里,从不会忘记。我一直希望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但却难以实施,那就像一个洪水的闸门,稍一打开,心痛和泪水就像决堤一般倾泻而下,我不敢去追忆父亲过往的点点滴滴;因为有很多次悲伤过度,以至无法自拔,宛如大病一般。

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去了,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和父亲心性相近,我们父女有很多的共同点,有时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我们都能彼此读懂对方。

我的爸爸四月18日晚上去世的,他还不到60岁。爸爸身体一直很好,离开我们不是因病,而是因为妈妈的无理取闹让爸爸颜面尽失,受尽窝囊气,爸爸最终选择了服毒自尽。爸爸一走,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感觉天塌下来了,内心悲痛欲绝,总想随他而去。但爸爸遗嘱上说孙子和孙女就是他全部的希望,让我和妻子一定要将两个孩子好好抚养,我不能辜负他的嘱托。愿爸爸在天堂没有痛苦和烦恼。等把孩子抚养长大,我就来找您,我最敬爱的爸爸!

我爹去世五周年了,回想起我34年前回福州老家问我父亲二我想去办工厂时,(当年我23岁)我爹说:好啊!不要怕!办失败了,回家种田,咱家猪圈里还养着两头猪,还养着鸡鸭,家天井还种着介菜、包莱、花菜,河边还种着空心菜,旗山山上还种着地瓜,饿不死的,鼓励我办工厂。88年1O月去广交会接订单17万元,我挂电话给我爹说,依爹我们家现在不是福州市闽侯县上街乡最穷一户了,而是最富的一户了,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今晚借《今日头条》对天国的爹爹说,爹爹我想你!

那年年底,我没有去当兵。我兵没走成,不光是我一个人心里觉的痛苦,全大家子的人也都感到婉惜和无奈。必竟忠孝难俩全。虽然当时老爸抢救了过来,但是到了第二年的春天,还是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老爸走了、兵没走成,面对眼前的双重打击,我虽然难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被击倒,而是咬紧牙关,冷静的去面对一切。因为我还要照顾好妈妈和妹妹,还得撑起这个家。所以从日出到日落,我拼命的干活。

维愿,天堂的父母安好。父母在人生有来处,父母亡人生只剩归途。

上个月《2019年3月19日农历二月十三》,刚给老爸上完二十年坟。跪在老爸的坟前本想说很多的话,可未语泪先流,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该说些什么。也许只有眼泪才能代表我对老爸的无限思念吧。

看到这个题目依然泪流满面!
父亲去世两年多了,至今一闭眼还是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
四月十九,父亲还去出席别人的葬礼,二十一那天,就有点坐不住了,得别人搀扶才行。之前父亲有脑梗塞的毛病,但他能走能动,几乎没有什么症状,就最后那些天,老是说头晕,以为血压高了,吃点药算了。那天,当接到我妈电话说得去带父亲去医院看看时,还没有想到那么严重,以为像前一次那样在医院打打针就好了,谁知住院后一天不如一天,做了脑核磁共振说已然到了脑干!
住了十三天医院,不会说话也不能动了,医生让回家养着,我们还想着要好好服侍他,起码我们还有父亲啊!可是过了五天,连饭也吃不下了。
永远忘不了父亲咽气的那一刻,浑身冰凉,好像血一下冲到脑门,手和脚都是颤抖的。怎么也不相信父亲去世的事实!
如今,每当看到别人的父母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时候,我都在暗自神伤,悲痛不已。长眠的父亲,您在那边还好吗?

我爸爸是3月27号上午八点十分心脏停止跳动的,半年前做胃镜发现胃癌中晚期。医生说估计过不了年,当时还不太相信,自己在车里痛哭了半天。先后住院4次,最后一次2018年底大年26住进医院一直到去世。我是独生子所以一直是我在医院陪护。看着他身体每况愈下,最后都没力气讲话!每天靠输营养液和血活着!最后几天我爸爸用颤抖的手抖动输液器,意思不要输血了活着太难受!我的精神快崩溃了,不输血人马上就走,输了血人就得受罪!家人亲戚最后商量停止了输血!只用蛋白和营养!就这样两天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走的很安静!今天已经火化了!说实话哭的眼睛疼,感觉身体突然好轻松,但心里好沉重!后悔没有拍一张全家福!送父亲最后那一刻摔盆儿起灵时感觉今后真的没有爸爸了!我需要坚强,因为我身后有妻子儿子还有妈妈和未出生的孩子!所以只有没人的时候我才敢大声的痛哭!爸爸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病痛!我要擦汗眼泪继续前行,完成我肩上的重任!这里我只有一个愿望
希望专家尽快研制出能治疗癌症的药物,让更多人不被病痛折磨,更多家庭能幸福团员!补充一点,连续两天都能梦到爸爸了,只是不和我说话!梦里他在吃老家的特产,这个病让他3个月不吃不喝。

不想说,爸爸去世10个月了,是突发心梗,连抢救的时间都没有,眼看着死在怀里救不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120半小时到的,医生说还救吗?我说救,我是用车送出村接到救护车的,到了医院,医生说不行了,我感觉彻底完了,天塌了。医生怕我埋怨他们,说心梗只有几分钟的抢救时间,解释了半天,我啥也没听到,整个人瘫倒在走廊里。现在经常去妈妈家里看妈妈,进门就感觉爸还在,哎!太难受了。心里总盼着有一天爸爸会突然回来,可是爸永远永远回不来了。爸!儿子想你啊!

父亲去世,好比天要塌下来。2012年6月1日,我弟弟带我爸爸到市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癌晚期。接到弟弟的电话。弟弟说:姐姐,爸爸就要离开我们了,我们还没有孝敬他。爸爸肺癌晚期。当时我放声大哭。爸爸是我们的天,我们什么就要找他商量,工作生活上的事都要给他说说。爸爸是个非常好的人。乐观,开朗。我们不管小时候还是长大了,有事就找爸爸,爸爸总能帮我们解决。我每天上班无精打彩。眼里总是含着泪花,别人一问,马上就哭出来了。也不怕别笑我。睡也睡不好,吃也不想吃。半个月时间,我瘦了十斤。在市医院住院,我去看他4次,每次进病房强忍着泪水不流出来。和爸爸说笑,安慰他。一出病房门,眼泪像断了线珠子往下流,每次我都要跑到底搂的花坛边哭半个小时才好些。父亲已经离开我六年半了,每次想他都是泪流满面。今天写这个也哭着写完的。

记的十四岁那年,年少轻狂不懂事的我,光知道玩,很晚了才回家,被老爸训斥了一顿,在晚上临睡觉前,我抓起毛笔暗下决心,在卧室衣橱后面歪歪扭扭的写下了这个《闯》字,鞭策自己,将来一定要到外面闯一闯。上次回老家给老爸上坟的时候,偶尔又发现此字,不由的思绪万千。

父亲送我的兰花,年年盛开。。。。

当兵,是我儿时的一个梦想,也是老爸一个未圆满的心愿。后来,在我十八岁的时候,也就是一九九九年底的腊月份,当我也顺利的通过了体检、政审等项目,准备带着俩代人的心愿踏入军营的时候,老爸却得了《急性脑梗塞》住近了医院,在老爸住院的头几天,天上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我痛苦的哭着,埋怨老天太不公平。

老爸共姊妹五个,在家拍行老二,上边一个哥哥,下边有俩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当年大伯刚去了部队,到了第二年,老爸也顺利的通过了体检、政审等项目,部队的人员也已经到过我们家,就等发衣服去部队了。可就在这时,却被我老爷爷给拦下了,说什么也不让老爸去部队当兵。我大伯刚去了部队,假如我老爸在去了部队,家里只剩下俩个姑姑,(我小叔也就六岁多一点)和爷爷奶奶老爷爷。当时我的俩个姑姑也还小干不什么重活。当时,虽然新中国以成立了,但还有好多地方很乱,还得需要用人去打仗保和平。所以老爷爷当时可能考虑的比较多就把老爸给拦下了,老爸气的一跺脚就没有去当兵。后来也因此而时常的懊悔。

当医生把我叫到一边告诉我,做好最坏打算的时候,虽然我知道父亲来日不多,但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因为父亲还不到七十岁,在我的概念里,父亲一定会与奶奶(享年95岁)一样健康长寿,那一刻我在医院的病房里,躱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嚎啕大哭,撕心裂肺一般,我从未感到如此绝望!我恨自己无法医治父亲的病,恨自己对父亲关心太少,恨自己此生没有给父亲更多的幸福。

相关文章